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桥南十里,衣袖添香(曹荀)

『军师联盟里荀彧下线……』
『虐哭哦……』
『一个短篇表达我的心情』

香气缭绕中,朦胧了谁的身影?那一夜的幽深鸟鸣,换不来同归之期。梦破了,便冰冷。
荀彧微微闭上了眼睛,吐一口气。
那番长谈之语,便是二人决裂时。那一声声“明公”从包含希望,再到失望。荀彧质问曹操是否还是汉臣吗时,荀彧的梦就破了。在衡量汉室和魏王之中小心翼翼做事,洞悉人心,然而曹操愈发膨胀的野心打碎荀彧“匡扶汉室,兼济黎民”的理想。
荀彧看着面前的食盒,眉目淡然。
曹操称王时,荀彧跪拜的双手是颤抖的,剧烈颤抖。他不敢相信,他愿追随的光明,不是这样的。二十载风雨共赴,初遇时的光景那么亲切,荀彧孤身一人以辩言策退几万大军。曾经的岁月也一样险恶,阳谋阴谋权谋充斥,或许唯有令君衣服上的香气能冲淡一些。
荀彧拿出早就备好的毒药,轻轻叹气,任凭香薰的雾气遮住自己的身影。

曹操听闻,刹那间只觉得撕心裂肺。他原本相信,二十年的知心,不可能就这样疏远。空食盒的试探,他本有十分的信心令君会回心意转。然而他所见,只是在风中飘零的白布。
那一场乱世纷争,谁是谁的光亮。
可,同归便是不可能。
你们二人,还要再等待。等待。
也许你会席卷天下,回首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他的影子。
也许你会威震八方,但他的归宿会提醒你不迈出那一步。
也许你会仁义道德,百姓在喝彩时他会在暗处默默微笑。
曹操没有哭出来,而是实实在在的心痛。
这人生一程,有令君相伴,有令君鞠躬尽瘁的奉献,足矣。
风雪夜,仍是幽深鸟鸣。
故人叹,君独守的皇宫已非昨日威严。
只有故人看君落泪。
罢了,罢了。
曹操下来了。
地府依旧如常。
郭嘉迎了曹操后,便安心地去转世了。
乱世英才,都不甘这一世搅拦风云,要追溯这永不止息的纷乱去一展风采,好青史留名。
唯独曹操在地府失魂地游走,像是在寻觅什么答案。
然而没有回答。
曹操仰天。缓慢地踱步,缓慢地走上奈何桥,遥望忘川河。
曹操的眼睛倏忽亮了。
他闭上眼睛,像是细细品味什么。
然后大步走过了奈何桥,饮下了孟婆汤,心中默默念叨。
:令君啊,孤至死未称帝。可算圆了你心愿?
一切都很沉寂,沉寂中却有鲜明的回答。
荀彧喜薰香,时常衣袖芬芳,那奈何桥上萦绕的淡淡芬芳,是荀彧留给曹操的印记,言语倾诉不尽的意味,都付诸着一缕缕香气。香气仿佛是那熟悉的声音,那深长的声音在唤一声:明公。
:令君啊,来世重逢可好?

评论(7)

热度(26)

  1. 競日孤鸣-琦为罗生疏影桐漏 转载了此文字
    减尽荀衣昨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