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本命排骨教主
愿意用笔杆写尽春秋大梦一场
正剧向清水文
昭白/驷仪/曹荀/大秦帝国/排瓜
年更了解一下

你若能夺了这天下(昭白){二}

『哈哈哈哈我又来了』
『怕大家分不清,赢稷还是那个赢稷,婉君还是婉君,灵魂称呼嗯对』
『短篇连载小蜜糖』

(五)

很快,在回秦国的路途中,众人都发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明明良善活泼的公子稷变得稳重成熟,而素来不苟言笑的白将军却变得侃侃而谈。
有问题啊。
没办法,赢稷释怀的快,白起却一直在沉思。
当赢稷沉浸在初恋的美好中时,白起已经把季君之乱的所有条理捋了清楚,以至于芈八子严重怀疑稷儿水土不服导致性情大变。
赢稷看白起在队伍中一言不发,心想:哼,一点惊喜都没有,连看都不看我,一定要把他拽出来。
赢稷回马到芈八子车前,正欲请白起出来,眼看着自己的亲娘,不觉感慨一下子。
娘啊,你依旧是不改容颜风华啊。
“白将军,何事?”芈八子敲碎赢稷的思绪
“末将欲请公子骑马前行,这样能够加快速度,早些时日赶回咸阳。”赢稷故作严肃。
“好。稷儿,来……”芈八子交代几句,就把白起轰下车。
白起为将军,军营中摸爬滚打几十载,骑上马瞬间冲到队伍最前端。众人无不惊愕,原来公子稷还有如此本事。
白起从赢稷身边过时,双目对视,了然于心。
赢稷碎了一口,看着白起策马而过的身影,小声念叨:“真是的,寡人怎么追上你啊!”
然而众人都等着“白将军”离弦冲出,他们也好快马加鞭。
赢稷冲出队伍,脑子里恍然想着,自己初次见到白起时,白起一身干练戎装铠甲,腰间佩剑格外耀眼,骑一匹东胡马。眉目俊秀,英气逼人,不怒自威,笑起来却那么好看。如今,缘分扭转,自己的模样便是心上人的模样,赢稷小小得意一下,飞驰追上白起。
白起没有那么不正经。
或许才受到互换的刺激,赢稷早已忘记前几天他是如何怨恨他的武安君的。白起没忘记。他默默看着另一个“自己”笑盈盈地从后面追了上来。
得得得,还不得宠着。白起暗暗念叨。
“武安君,快到了?”赢稷随口一问
“快了。王上,臣有些话要和你说。”白起很严肃。
“哦好,你说。”
“回咸阳后,必定是季君之乱的场面,王上谨记,听从魏冉的安排,带精兵在咸阳宫内埋伏。”
“好,那武安君也要表现出惊恐无辜的神情哦。”
“臣知道。”
赢稷一脸坏笑。
“王上,既然事已至此,臣劝王上:手握秦剑,为秦国杀。”
赢稷的心咯噔一下。

(六)

熟悉的渭水河畔,熟悉的函谷关,还有熟悉的二舅公。
“姐姐,稷儿。”魏冉赶忙迎接上去。
“魏冉,情况如何?这一路,多亏白将军了。”芈八子下车。
“说来话长,姐姐先去歇息。”魏冉登上车辕,转头看看白起和赢稷,不禁眉头一皱:这几天不见我兄弟就被我这侄子感染了?
没错,魏冉看见的,正是“白起”在和“赢稷”耳语。
无论怎样,历史的车轮如往常一样旋转。
赢稷和白起约定,每逢大事发生,二人必定要聚集在一起讨论如何把戏演好。
比如,赢稷成人礼。
也是季君之乱结束的日子。
前一夜。
气氛并不是很凝重,经历过一场的二人平和淡泊了许多,静下来双方都有些不好开口。
赢稷觉得尴尬,便轻轻撩拨白起腰间属于赢稷的玉佩。
“武安君明日若看到暗杀的场景,如何感想。”
“。”白起有些恍神。
“武安君不回答我,寡人可觉得,武安君演技不错呢。”
可不是深藏不露的实力演技嘛。
————————
两天前,芈八子杀死了惠文后,白起在一旁站着。本来看习惯生死的白起不觉奇怪,但想起赢稷要多傻笑惊恐的叮嘱,只好使劲佯装出一脸惊恐懵逼的表情。
白起一直念叨着:可怕可怕可怕可怕……嗯嗯嗯赢稷最敬爱的大娘死了死了死了……见不到了见不到了……哦太后捅人的手法挺准确的……啊不不不尖叫尖叫啊惊恐惊恐啊……
当然还要演误杀芈琰。
白起熟练地拿出剑,轻易地抵挡住芈琰的攻击,轻巧翻转之间,眼见芈琰一撒手,白起惯性一插。
芈琰倒地。
白起很平静,倏忽发觉不对。
新一轮念叨:赢稷杀人了杀人了杀人了……他弟弟啊……亲手把人命弄没了……没了……尖叫惊恐啊……
于是白起先把剑扔掉,还扔的很标准,然后往后退步子再坐地下颤抖……
后来赢稷知道了白起演戏全过程后连连鼓掌
“武安君,寡人没发现啊!”
————————————
白起也是因为这个而恍神半天。
赢稷不停地唠叨。
“武安君,你看寡人这样如何?”
“武安君,明日寡人为你讨伐谋逆!”
“武安君你一定要权当什么都不知道哦~”
白起浅浅一笑。
虽然附着在赢稷身上,但是白起眼神中流露出的宠溺是赢稷流露不出的。
“好,都依王上。”白起学着赢稷坏笑一声。
赢稷顿时觉得满足了。

(七)
一早。
空气分外凝重,暗流涌动。
各怀鬼胎,拼死截杀。
王位的诱惑,无上权利。
赢稷睡得浅,很快便醒来,换上轻便的黑色衣服,佩好长剑。
士卒们集结好,只待加冠礼开始。
赢稷已经将白起说得种种事宜烂熟于心,何时出击,何时分散敌军,一清二楚。
但是赢稷一直在颤抖。
他明白,自己坐上王座,脚下便是血流成川。
如今,赢稷终能探究一番白起的心思了。
加冠礼路上的埋伏,咸阳宫中准备称王的公子壮。
赢稷在咸阳宫外埋伏。
正当公子壮佩戴上王冠时。
赢稷命令属下出动。
闯入宫殿,勒死赢壮,只有杀一字。
赢稷不顾一切地厮杀,隐隐间,有一种力量一种信念在推动他前进。他眼见一具具尸体被拖走,一个个杀红眼的敌人在殊死搏斗。为了什么?赢稷倏忽想起白起的话语:为了秦国!赢稷本武功不强,但这一股毅力支撑他歼灭了全数敌人。侍从们打扫干净宫殿,铺上地摊,擦去血迹。只听得声声号角,“赢稷”迈上了阶梯。
那一刻,赢稷好像懂了白起的心。
为了秦国,为了秦国而杀。
武安君呐武安君,寡人,好不容易明白你啊。

(八)

同样,白起也有万分感慨。
他倒是很顺利,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走。
好似没有任何波澜。
白起细细地想,那么良善涉世未深的公子,头一次见到为了一个王位而争得你死我活的场面,绝不能平静。尤其是至亲的争斗,年幼的赢稷更无法狠心。为王者,太难太难。不是为将者,一腔热血报国气概化为金戈铁马攻城掠地便可。王,要上承天意,顺民心,参透人心,审时度势。更要无情,舍去自己的爱人手足。
坐上这王位,戴上这王冠,便要撑起这江山。
白起也好像懂了一点赢稷的心思。
加冠礼时,白起俯瞰着众臣,也瞥见了赢稷。
相视一笑。
夜,蝉鸣繁星。
“白大哥,你征战辛苦,寡人方才懂得。”
“王上,白起亦然。”
“白大哥,你当我特别好看,尤其是笑的时候。”
“啊,王上,你杀伐果断的英姿也很好看呐。”
赢稷凑到白起耳边。
“武安君,日后多多指教哦。还有,要熊孩子一点哦。”
“知道了王上。”白起忍俊不禁地又笑了笑。
————————TBC——————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