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江南印记 (篇一)

『啦啦啦我去杭州乌镇玩了一圈』
『回来安心码字』
『好久没更莫催先来一发』
『(^ν^)』

江南的风韵,朦胧的烟雨,还有乌篷船。
寻觅的谁的身影,还有谁的心事。
星辰闪烁 依稀是传来了箫声和摇橹音
游人如织 丝绸扇店中还有玉做的首饰
暗香盈袖 有不知名的花朵在初夏绽放

君定要记得,回首处,故人依旧。      
               ———————题记文案                

part1 驷仪

恰是当年不相识时。
张仪抖抖了身上尘土,默然地看了看四围的光景。
楚国的遭遇,让张仪饱受屈辱,也尝到了人情冷暖,同样窥清了楚国上下不可明言的风气。四大家族的权威架空了楚王,变法在楚国只是一奢望,老世族的阻挠抵挡着楚国向着中原前进的步伐,分裂了楚国的兵力粮草。昭氏财宝堆积,尤其和氏璧,当真是奇珍异宝。张仪素来不谙谄媚之事,却正因此遭受莫大耻辱。
张仪一边走心想:如此污浊的国家,我张仪绝不奉陪。可怜楚地物产富饶山水美景……罢,不过楚国女子倒是可爱。
张仪默默地行走着,向西走,向着洛阳和咸阳去。
张仪边走边思索着天下形式,猜测这秦国的模样,想想《阴符经》中的语句,不时忆起苏秦与芈丫头。夕阳渐落,张仪不知不觉,误入了江南小镇里。
流水潺潺,拱桥烟柳,粉墙黛瓦,落花簌簌。一两船只慢悠悠穿行水中,有些许人家炊烟袅袅,几个小店有寥寥的顾客,远处传来古琴声和箫声。孩童在巷子里嬉笑,鸟儿在枝头喧闹,轩窗中的姑娘用吴侬软语唱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张仪痴醉,木然地站了一阵子。
一个活泼的少女捧着洗衣的用品在张仪面前停下
“敢问公子,从何处而来啊,又怎入江南镇子?”
张仪回过神“啊,姑娘,张仪魏国人,求官于楚国,不料……唉,不说也罢。”张仪说着渐渐低下头。
少女清澈澄明的眸子看着张仪“公子既从远方而来,实属稀客,小女少见有赶路人误入我们镇子,就请到小女家用饭歇息后再赶路吧。”
“张仪谢过姑娘。”张仪也是劳累,没推辞便接受了。
江南的朦胧气息,温婉的繁梦令张仪沉醉。灯火倒映的水面,小舟划开的波纹还有杯盏中的兰陵美酒。张仪在好客的人家用了晚饭,住了一夜。
天空泛着白色,鸟鸣蝉鸣嘈杂,从沉沉大梦中醒来了镇子,别有一番意境。
少女家世代制笙箫古琴,第二日清早少女便执意要赠张仪萧一只。
“不敢不敢,张仪白吃白睡,又怎能收下!”
“公子,小女见公子夜晚时常念叨中原逐鹿之事。家中世代制笙箫,唯将笙箫赠与有缘人,公子日后宏图大展,便将此萧献于明主吧。”少女捧上萧,眼中尽是不舍。
“姑娘,张仪,定不负姑娘的好意。”张仪深深地施礼,轻轻地走了,伴着回廊亭台,伴着小桥流水。
少女吹起了笙箫,那是江南的曲调,悠扬婉转。

星辰闪烁,灯火辉煌,咸阳的夜晚繁华而井然有序。秦国的风向来肆意,天高云淡,秦酒醇厚却不失烈性。府邸上,张仪翻着自己的物事,回味着白天拜为相国时的心绪。
本寂静的府邸,被一声细碎的声响打破了。
张仪附身探去,原是萧一只。
对。张仪想起,江南的笙箫。
张仪捡起地上掉落的笙箫,轻轻抚摸。精致的雕刻,上好的材料。
张仪轻轻将笙箫放到唇边,轻轻地吹了一声。空气里平添上一个婉转的音符。好似鸟鸣也似琴音。尽管不成曲调,但那几点箫声,凡是过路人定会驻足倾听。张仪吹奏的曲调中,有对遇见明主的欣喜,能够施展才华的开怀,没有辜负少女的好意没有违背在九鼎前誓言的骄傲。张仪寻觅着,摸索着少女吹奏的音律,努力回想那悠扬的江南曲调。
或许,人人都能听到点什么。
阶上的落叶纷飞,树上鸟儿飞向天空,门扉发出轻微的声响,夜中多了一双闪烁的星星。
张仪缓缓放下了笙箫,突兀笑了。
身后的人儿,也笑了。
“没想到相国吹箫,是如此悦耳啊。”赢驷踏过门槛。
“王上谬赞,臣实是偶然吹奏。”
“寡人从未听过这样的曲调,温婉柔美,不似大秦曲调皆凛冽。莫非,楚曲?”赢驷喃喃说着“八子应听过的。”
陷入沉默。
“王上。”张仪猛然转身,双手奉上萧“臣在楚国小镇,偶遇姑娘赠予张仪笙箫。姑娘叮嘱,唯将萧献于明主。而今,臣应约献于王上,以表忠心。臣时常在外游说,也做一念想。”
赢驷笑了“那寡人不也应赠相国一礼吗”随即附身至张仪耳边“相国是栓住寡人的心,那寡人不也将相国的心抓住?”
张仪轻声回答“王上,臣的心啊,是早已全数给了王上的。”
说罢,张仪吹奏起秦国的乐曲,只是那凛冽铿锵的调子中,夹杂了些许柔美。
赢驷默默地听着,听着,不由得痴醉。
年岁荏苒,东出的志愿已不再遥远。
这纷纭天下,有改变了几许形态。
唯不变的是,张仪知王上,寡人知张仪。自从笙箫献给了赢驷,那笙箫便存放在赢驷枕头下面。江南的曲调,是怎么也学不来,张仪又时常不在秦国,更没有机会听张仪吹奏一曲。
那日临别之期,于偏殿,赢驷拿出了笙箫。
张仪眼尖,顿时笑了。
“王上,还夜夜枕着这萧啊。”
碧绿色的光芒微微闪烁,精细的雕刻栩栩如生。
“寡人经久不停乐曲,便是待相国吹。”
张仪吹了起来,许久不吹的笙箫的音律竟格外动听,便好似二人之间越发默契,越发浓厚的情谊。张仪心想:楚地的山水秀美,灯火醉人,若能带上王上一同去就好了。那江南的小调,自然带着小镇的温婉恬静,如河水缓缓流淌。
赢驷在张仪背后,悄悄搂住了他的相国。

一别去,良辰美景虚设。人别离,万千思念脉脉。
谁知辞别成此生不见。
幽深的蓝色,闪烁的星辰,随风摇曳的枝叶。车水马龙的街市,整肃辉煌的楼宇宫殿。
赢驷吹起张仪送给他的萧,努力寻觅如何吹奏出那番风韵的曲子。轻轻流淌的音律于夜空之中,于张仪相见相知的旧事浮上心头。如今不知他在齐国是否安好,是否入眠?亦是奔走于权臣之中?唉,恐他也老了。寡人不久于人世,相国要好好的,吃茶饮酒,会家乡安度吧。
赢驷感慨,渐渐放下笙箫,吟道“于后世千秋万载,我大秦之明月,必朗照之!”
随即唤来人,叮嘱,将笙箫回放置张仪府邸上去。
张仪看到熟悉的笙箫放置在桌上,心上一凉。拿起笙箫来细细抚摸,想要追寻赢驷的一点温存。

后来,魏国张仪家中。
闲来无事,张仪吹奏起笙箫,他毕生会一首曲调,也只为一人吹奏。
风乍起。
张仪回首,赢驷在他身后,默默地听的入神,眼眸晶晶发亮。

————————part1 end——————
下一节是昭白
下下节是曹荀
嗯没错 是————————TBC——————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