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大争之世,小酌之时]二 风云(父子二代)(驷仪)(昭白)

〖啦啦啦我又来啦~〗
〖不好意思牵扯赢华是男是女,剧情需要,就是女的了哦——那个sorry啦!〗
〖距离我的穿越梗只剩一篇的距离〗
〖请食用(๑• . •๑)〗

“张子此去,寡人放心。”赢驷紧紧握住张仪的双手。
“张仪定不负王上。”张仪依旧如往常神情。
猛然间,赢驷拉住张仪的手,向后狠狠一使劲,两人不觉竟已经相拥在一起。
“王上,赢疾看着那……”张仪感觉快不能呼吸。
“寡人就是告诉你,一定要平安,齐国燕国不安分,寡人要见你好好地回来!”赢驷在张仪耳根旁缓缓地说着。
一旁赢疾瞬间呆怔,拿着饯行酒爵不知该做什么。
“来,干!”
“干!”
“哦哦哦哦嗯干!”
绯云赢华早已在马上等待良久,二人便谝起闲传来。
“我哥今日是怎么了?”赢华回头一瞥。
“吔,你是没见过,每次饯别跟要三年五载不见似的。”绯云调侃。
“不错啊绯云,跟着张仪嘴皮子厉害多了。”赢华啧啧道。
“哎呦二位姑娘,走啦!”张仪慢吞吞爬上马,一拉马缰,飞驰去了。赢华绯云不甘落后,只瞬间赶超张仪马匹,随着渐渐落下的夕阳,向齐国去了。
齐国都城临淄。
六国合纵锁秦在张仪的偏师巧妙游走间瓦解了,目下秦国最重要的,便是结盟修好。张仪第一个目标,便是齐国。齐国对于联军只是坐收渔翁之利而已,在苏秦滔滔不绝的饶舌以及孟常君的鼓动下不得不为了让耳根子清净点同意了。张仪看准时机,来到齐国。
“秦国丞相张仪求见!”朝会上,内侍一声尖利声音传入齐王耳中。
曾经折服于张仪与孟子的骂战,张仪也将越国的攻击对象转移为楚国,齐王一直是等着张仪的。
“好!宣!”齐王字字回荡。
“秦相张仪,拜见齐王!”张仪拱手。
“多年不见,张仪已经是秦国丞相了啊。”齐王感慨一句。
“张仪名利之徒而已。”张仪挪揄微笑。
“张仪此行有甚由头?”孟尝君插嘴一声。
“张仪此行,为秦齐两国结盟修好而来。”张仪从容一语。
“于秦结盟,对齐有何利益?”齐王开门见山。
“于秦结盟,可使贵国与我国共同挟持三晋,弱楚国,共同称霸天下!”张仪朗声到。
“可,于五国结盟抗秦,齐国得到的利益,可是比秦国多。”孟尝君冷冷一句。
“那张仪问诸位,于五国结盟,齐国得到了什么?非但折损兵力,而且这渔翁之利,也分文未收啊?不是吗?”张仪一席话,不少官员心动了,齐王也隐隐同意。
“虽然合纵失败,但是于秦结盟,又于五国结盟,齐国岂不失信与天下?”孟尝君一言,点醒张仪,只见张仪微微一笑。齐国已然想到秦国会大开价例如什么缉拿苏秦,发兵攻三晋等等等。
“不必。张仪明白各位有所顾虑,秦国只要齐国断绝与其来往,便可成事。若秦齐一同出战,我秦国,愿意当先锋!”这一句,齐王撼动了。
“好!果然张仪!长史,拿大印来!”齐王豪爽地一挥衣袖。“诸位可又异议?”
“臣等没有。”众人回答。
“那张仪先行谢过王上了。”张仪再次拱手。
“张仪可又闲情与本王饮酒一番?”齐王很是期待。
“多谢齐王,只是张仪王命在身,得先行归去了。告辞!”张仪不失风范地拿上盟约转身赳赳大步去了。
回到客栈。
“吔,成了!”绯云喜笑颜开。
“是的二位姑娘,不饶舌了,赢华,燕国还须你的黑冰台。”张仪朝着赢华低声说道。
“自然明白。张子放心。”赢华点点头。
“休整一下,即刻上路,莫要让着齐国孟尝君纠缠上。”张仪翻个白眼。
“呦,翻什么白眼,走,上路吔!”绯云牵来马匹,一步跨上。
又是追随着夕阳的方向,张仪一行人向着燕国出发了。
燕国子之叛乱,欲夺王位,张仪正是借着燕国国王恢复王位而破了六国合纵。如今前去结盟,不得不说的危险。子之拿着玉玺,必须拜访这个凶残的将军。为此,赢华掌管的黑冰台至关重要。

燕国都城,栎阳公主府邸。
“张仪见过公主。”
“赢华见过公主。”
“绯云见过公主。”
只见一女子着红裙在草地间习武练剑,宛若游龙,眉目间隐隐淡淡杀气,回眸却秀美极了。且不说剑术如何,单单如此绯云和张仪已经折服。
“赢华!许久不见了!”栎阳公主放下剑直冲赢华而来。
“许久未来,之间事情多矣!这是丞相张仪,这是绯云。今日来,为秦燕修好,姐姐且听张仪的。”赢华几句免去几多客套话。
“栎阳公主见过丞相,久仰大名,想必前来是为了子之一事吧。”栎阳公主言语温柔,却坚韧圆滑,不轻易露出锋芒。
“是。目下见不得子之,子之好战,赢华特意带来黑冰台女战士百人。”张仪拱手。
“甚好。我是有办法撬开子之,随我一同行。”栎阳公主话罢上马,一行人直奔王宫。
栎阳公主手中握有兵权,以及在燕秦人的支持,政治手腕强硬,关于子之叛乱,虽然因为兵力有些弱而败,却也给予子之痛击。如此女强人,不输赢华等。
王宫内。
“子之,做甚呢。”栎阳公主远远喊话子之。
“公主又想做甚呢?”子之反问。
“我携秦国丞相而来,修订盟约。若子之不愿费口舌工夫,可与之一战。”栎阳公主淡淡说道。
“在下秦国丞相张仪。”张仪同样淡淡说道。
“既然说到了一战,本将军不想饶舌,今日就比女兵如何?就论死伤人数分胜负。”子之冷冷回应。
“好!”张仪答应,向赢华使一个眼色。
不久,一列燕国女侍女一排站好,来势汹汹。赢华天降一列黑冰台女战士,黑衣铁剑,凛然肃穆。
“杀!”子之一声令下。
“杀!”赢华大喝一声。
只见两边女兵瞬间纠缠一起。开始燕国女兵各自为战,士气高涨,占上风。不久黑冰台战士三人一组,来回穿梭,剑术尤其精炼,默契十足。不消一个时辰,胜负已分。
“禀报子之,秦国女兵战死五人,轻伤十人。燕国女兵站起五十人,重伤三十人,其余轻伤。”一名小卒高声道。
“好,玉玺拿来!”子之爽快答应。
“谢过子之,烦请子之断绝与其他国家来往。”张仪拱手。
“自然。”子之撂下盟约,冷冷去了。
“赢华黑冰台,果然厉害,佩服!”栎阳公主施礼。
“不敢当,要谢谢姐姐了。”赢华一笑。
“吔,不逗留了,王上等着呐!”绯云上马。
“再会!”
“再会公主!”
一行人不消旬日,回归函谷关内,赢驷兴奋,亲自迎接。
“张子又立下大功,寡人欣喜!”赢驷久久注视着张仪。

是夜,咸阳宫内灯火通明。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是夜,一行人马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蓝田大营里。
“击鼓聚将!”白起一声令下。
不久,一众将领全部入帐。
“此次瓦解六国横纵,在于分兵出奇战,虽然看上去在函谷关外决战,实则不然。各国都想潜入腹地,诸位且看,根据勘察,春申君将带领一队人马前来武关处,平原君将会…………为此,我们要在函谷关前与三晋联军演戏,分八路人马前去瓦解各国,诸位有何异议?”白起的声音字字匝地有声,运筹帷幄的大将风范感染了其他将士。
“我等无异议!”众人喊道。
“众将听令!”
“在!”
“蓝田大营精兵弓箭手五万,死守函谷!”
“嗨!”
“铁骑三万,在武关埋伏截敌!”
“嗨!”
“飞骑三万,攻打韩国边境!”
“嗨!”
“重甲步兵两万,攻打魏国边境,在河内会师!”
“嗨!”
“飞骑弓弩手各两万,防止匈奴南下!”
“嗨!”
“铁鹰骑士一千,奇袭六国联军粮仓!”
“嗨!”
“另外,一律冷食,一定要秘密前进,羊肉免了!”白起这话引起一番哄笑,随即又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安排如此细致,岂能不胜?
三日后,杀声四起。
函谷关激战正酣,联军耳边却传来秦军突袭某某地方,伏兵全部被秦军消灭的消息。尽管如此,等一则这样的消息,函谷关大军也有些力不从心。拼命杀敌终于换来了联军的狼狈撤兵。联军是做梦也想不到秦军会处处埋伏截杀,还夺了不少城池,所有人都对“白起”的名字敬畏三分。
白起在云梯上淡淡看着一切,不笑。
“禀报将军,联军死伤共记二十多万,我军死伤二万!”小卒昂昂禀报。
“好,下令各部撤回蓝田大营。”白起淡淡说着。

一路上,单单从蓝田到咸阳半个时辰的路程,白起可是走了两个时辰,百姓纷纷出门迎接。
“寡人的白起!起来!寡人要去接他!”赢稷俨然欣喜若狂。接连的喜讯已经将他冲昏了,如此一来,赢稷可是疯疯颠颠的。
“王上,最高等级的迎接是在咸阳城外,还没到呐。”魏冉慢吞吞说着,心里在怒吼“鸟!我要去接我的白起!你个渣稷让我走好不好!”
“丞相真是好兴致,我等不了了!”说罢赳赳登车去了,魏冉赶忙骑马追上。
“王上,丞相!”白起下马拱手。
“寡人的白起!回来了!寡人欣喜啊!”赢稷悄然摸了摸白起的面庞。
“呵!小子!”魏冉咬牙切齿地说着。
“呦,都在那,走咸阳宫里一醉。”太后不知何时来到,一句话打破魏冉和赢稷别扭。
是夜,咸阳宫里也是灯火通明。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灯光照亮房间。
千年与千年的距离,有多远?
历史何其匆匆。
我所在的西安,与秦时的咸阳宫,差多远?
这古今风韵,风云才华,帝王将相。
我在历史上,会不会勾勒一笔?
放下书本入梦。
隐隐,有些什么环绕着我。
时空,在变幻着。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