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本命排骨教主
愿意用笔杆写尽春秋大梦一场
正剧向清水文
昭白/驷仪/曹荀/大秦帝国/排瓜
年更了解一下

[大争之世,小酌之时]四 日子(父子二代)(驷仪)(昭白)

〖没错是我又来了〗
〖穿越的梗果然一石激起千层浪〗
〖请食用✺◟(∗❛ัᴗ❛ั∗)◞✺〗

张仪匆匆忙忙地行走着,巨大的咸阳宫,他恨不得飞过去。
脑子里回荡着侍卫的声音,王上急召,必定有国家安危之大事。
隐隐感受到空气里的紧张凝重感。
“臣拜见王上!王上有何事?”张仪喘着粗气大声说道。
“哦,相国来啦,快!”赢驷的口吻也不失严肃。
一旁的赢疾全副戎装,冷静的眼睛扫过张仪。更难想象平日里卖萌话语俏皮的赢华也全副武装神情肃穆地注视着张仪。
“今天这是怎么了啊!?”张仪暗暗说道,仔细想想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啊,出使齐燕两国破纵横联盟也天衣无缝,如何如何?
“张仪,你走近些。寡人有要事。”赢驷如往常霸气地坐在座榻上。
“何事?臣有什么失算吗?”张仪也从命走近。
“游说齐、燕两国后,相国打算用什么方略?”赢驷淡淡说。
“远交近攻。臣认为应当与楚国继续盟好,待到三晋疲惫之时再攻打。”张仪镇定回答。
“好,劳烦相国了!”赢驷话音落点,另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来。
“只怕是平息战乱,结盟不了”
了!”赢疾轻轻叹一声。
“为何?”张仪转身。
一个刚柔并济的声音响起“这是黑冰台刺客带回密报,称楚国已经从君臣猜忌中安定,上下同心恨秦,春申君北上燕国,屈原重领兵权。”赢华字字匝地有声。
“王上,将军莫忧,张仪入楚,已经有对策。春申君北上,只能去寻觅苏秦。”张仪侃侃应对。
“赢华随相国去。”赢华拱手道。
“好。只是寡人想,这好好的日子,张子享受不了了,不停奔波,实在劳累,寡人心疼。”赢驷久久凝视着张仪。
“相国,有何感想?”赢疾发问。
“这大争之世,一日日间天翻地覆,张仪这嘴,是要揽起列国纷争不断。这,便是张仪的寻常日子。”张仪拱手,向赢华眼神示意,两人大步出了宫殿。
“唉,相国啊,相国啊。寡人大幸啊!”赢驷拍案,一直望着张仪的方向。
“告诉赢华,带上……”
“哥,知道,带上黑冰台,屈原很危险,定要小心。臣,告辞。”赢疾眨眼,昂昂去了。
赢驷坐在空荡荡的宫殿里,感慨一声,默默祈祷一声相国安好,只得去与八子随意聊聊了。
这是相国寻常出使的日子。
这是赢驷寻常告别等待的日子。
这是一日。

————٩( 'ω' )و 分割小可爱——

彼时白起的日子。
大战连绵不断,战火冲天,热血沸腾。
白起依然站在幕府之中。
魏冉依然忙碌在丞相府上。
赢稷依然在宫殿上批阅上书。
太后依然在一旁看着赢稷。

“姐姐!”魏冉走近,苏苏地喊一声。
“甚事?”太后抬抬眼皮。
“伊阙之战,胜了!”魏冉大声道。
“太好了,寡人要……”赢稷话说一半。
“只是武安君认为应当此时攻打楚国,并且唤去了水工李冰。”魏冉笑笑“估计白起有妙计攻破。”
“好!丞相定要看好后方粮草供应!”赢稷十分激动。
“诺!”魏冉走了。
楚国边境。
“再比一次!”蒙骜喘口气,冲着便衣的白起高声喊。
“好,不服输啊。行了,看看前面有甚物事。”白起指指前方的山口。
“我去探探!”话音落,蒙骜如离弦之箭跑走,不消顿饭时辰,昂昂回来。
“禀报将军,有百姓在运水!只不过,这水运的蹊跷!不过不失为一个法子……不如,教李冰看看?”蒙骜话语间,白起飞速思考。
“攻城大型缁重难以运输,不如。
用这水。”白起的目光扫视一圈。
“走!找李冰!”话罢,白起抢先飞身跑去。
“唉!将军!”蒙骜也匆忙追赶。
幕府内。
“将军,老夫认为,可以开山引水,从此处……此为上策,不过老夫本为治水富民生,莫令生灵涂炭也!”李冰沧桑的嗓音,熟悉的探水尺,缓缓地说着。
“好。实在多谢了。”白起一躬身。
“唉,不敢当!”说罢李冰去了。
几日后。
幕府帐外,白起静静地看着水淹了城,丝毫没有半分怜悯,定定地站着,犹如巍峨山川伫立。
日子,去了去了。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前提情要:各位婉君夫人,强大的实力在下不抢啦啦啦啦我去找张子啦啦啦啦〗

这样的日子,梦幻朴实,难以置信。
做一个浪迹天涯不染世俗尘土的侠客,是我心中浅浅的愿望。每日登山临水,在云雾朦胧中静静习练。如今,这纷争之世,我便是要青衣怒马随张仪游走的。
张仪清早急急走了,不知何事,不知历史进行至何处。
“绯云,收拾零碎,今夜必得走了。”张仪皱着眉头,一甩袖口,朝我瞄了一眼。
“吔,急甚,何事?”我也回应张仪一眼。
“呦绯云姑娘哎,说不清咧,走,再带你去楚国!多时未见云梦泽了!”张仪快步过来拍拍我的手,又匆匆向书房走去。
“绯云妹妹!”只听得一声。
一身黑衣,高扎起的头发,豪爽洒脱,眼眸中笑意盈盈。腰间一把剑,一瞥只觉得寒光闪烁——蚩尤天月剑!
赢华?!
“赢华!”我高兴扑上去,希望没有太唐突。
幸而赢华顺势接住我,拍拍我说道“一个人看着张子不容易,一起去怎样?”
哦,隐隐猜猜,是书中写到去楚国谈判见到苏秦了呢,不过——后来遭遇屈原暗杀!
“吔,当然好!有甚准备头?”我接着说。
“王上疾哥叮嘱,楚国危险,令我带上黑冰台人马,绯云,你曾说会些许箭术?必要练习一下了,令尹不是个善茬,撬开楚王有必须从他那里过。恐怕有不测我难照应,你也要防身,保护下张子。”赢华说的轻松,但隐隐有些担忧。
等等……箭术……
不怕!
“吔,许久未曾练习了,赢华有兴致陪我练练?”话出口,也只能如此。
书里写着我衣袖口里藏这八支箭,一下便要熄灭曲线形的八根蜡烛!更要一发入人头盔上的毛,还须得接回来!
我天!难啊!不过只能如此了啊.
“好,趁着张子收拾,陪你练练!走后院!”赢华很是爽快答应了,大步牵着我走了。
也是多么羡慕赢华的啊~
一个时辰过去,找到些许窍门,失败了N次,却有些游侠风范。
“天黑了,绯云,走,牵马去。”赢华挥挥手,牵来三匹马来。张仪也到了。
“赢华,王上没来吧?”张仪偷偷说。
“放心啦张子!”赢华一步上马,顺便拽上了我。
“走!”冲着那星辰月光,明朗的夜晚,驰骋着,不由的畅快极了。
张仪骑马也差些,路上那薄唇调侃许多,也明了了行动。
“绯云姑娘,可还好,怎么不调侃啦?”张仪转头一笑。
“吔,不沉醉这夜了吗?有张子赢华在,甚是快活呢!”我由衷说道。
“哈哈哈哈,好!”
于是临近函谷关,下了马,住进客栈,明日正午出发。
“绯云早些歇息,张仪自己料理足矣。”眨下眼,走入了客栈书房。
“好。”一枕入梦。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恍惚醒来,人声鼎沸。
竟是将军府上。
急急出去,院子里寻觅不见白起高大身影,枣树长的正好,可惜我是过客,不堪这情。
等待,或许是荆梅的日子。
墨家出身的她,应该是如何的呢?
“夫人,门外人很多,不知怎的。”一名小女侍低声说道。
“看看去。”我回答。
门外一堆庆贺笑语,人人说着白起立下大功。
啊,一直等,生死离别,如此捷报怎能不动容。
回屋。
轻轻拉开抽屉,里面一张信纸。
小心翼翼打开,苍劲有力的笔锋写下两行小篆。
:一切安好,夫人莫挂念。
一字一字。一字一字满是相思。
他是秦国上将军,史册中战功赫赫,一生无败绩。指点江山,惜兵爱兵,令列国闻风丧胆。
我喜欢他,对于每一个带走他的名字的文字我都喜欢。但是也怕离别。记得那页纸,沾满泪痕。
这样的相思日子,荆梅想什么?
是配不上白起吗?亦或是曾经的时光,流转的云朵,风吹起水的波纹,没有一点声音。
原来如此。
处处留着他的气息,书房最下层他翻过的兵书,还有他的铠甲。
一日一日。
默默等待。
等来你,给你熬枣粥,你会笑。

——————————
〖啦啦啦婉君夫人不要打我〗
〖(●—●)〗
〖大概会写个十篇吧~〗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