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大争之世,小酌之时] 五 霸业(昭白)(驷仪)(父子二代)

〖喵喵喵喵喵封面是云养猫人士的最爱〗
〖这是最后一篇比较好的故事了,之后就要虐虐虐了〗
〖请食用✧٩(ˊωˋ*)و✧〗

几日车马劳顿,张仪依旧没有任何懈怠,务必时刻清醒,尽管每每夜晚行走,都会有恍若梦境的感想,但是临到这时,不可出半点差错。你张仪,就是在这楚国立下灭越大功,却又瞬间变成了被秦国偷袭的罪臣。
张仪心中是纠缠的,绯云很是明白,赢华心中多了道戒备。
煌煌大业,不可再败。

赢华前去楚国王后郑袖处劝说,以珍贵的红狐皮裘为交换,请她软磨硬泡动摇楚王。
“郑袖先行谢过了,其余之事,将军放心。”窈窕的郑袖柔声呢喃。

“赢华也谢过王后,告辞。”赢华施礼走去。
“成,赢华。算是成了一半,便看着令尹府邸上了。”张仪向来洒脱,特有的谨慎一次。
楚国令尹府邸上。
“秦相请。”令尹老辣一笑。
“好,情。”张仪不羁地坐下。
楚乐响起,酒鱼上好,一切只待张仪发话。
“令尹啊,张仪前来,为个老话题了。”张仪面目从容。
“何事?烦请秦相拆解一二。”令尹不卑不亢巧妙回转。
“多闻令尹府上能人多,庙堂上势力大,不知对于芈原春申君一路有何感念?”张仪话中有话,放下酒爵,瞬间是令老令尹一颤抖,可心中蔑视张仪,昂昂回应“变法图强,虚词而已,不论那路势力,都同心仇恨国,劳烦秦相担忧了,还是做好自家事。”令尹回话依然犀利如剑。

“也劳烦令尹大人担忧我大秦国事了,还是看好自家庭园,免得令芈原大夫烧了贵国四大家族。”张仪冲赢华暗示。
“秦相不必推辞担忧与否,依本令尹看,秦相不须饶舌。”
“令尹大人,果真不怕秦国强势?亦或果真不怕楚国朝堂生变?苏秦随春申君归于贵国,难道不会有所作为?”
“秦相多虑,正如秦相所言,我府邸上能人不少,我楚国大业煌煌!不怕你秦国强势!”
“哦,那张仪是否有幸见识见识?”
“好,那便与秦国一比试。顺便让秦相看看,本令尹能抗住秦国!”
话音落点,赢华绯云从暗处走来,两个侠客装扮楚人走来。
“在下黑熊剑士。”赢华施礼。
“小可苍孤剑士。”绯云施礼。
“哦?只不过是黑熊剑士?怎么不是铁鹰骑士?”令尹很是自得地笑笑。没有啰嗦,即刻开始。
赢华与对面楚人架势一摆,瞬间猛攻,楚人灵活如鱼,几次轻巧扭转,赢华看准时机,握紧蚩尤天月剑,当空一跃,只听一声巨响,楚人手执吴勾已然断为两半。
张仪悠然自得地喝下一口兰陵酒。
令尹大人不由得出了些许冷汗。
接下来,绯云上场。
对面楚人对准绯云一拉弓箭,本是精准无比,绯云却挥了挥衣袖,便握住了箭,又发向楚人箭筒。
绯云笑谈调侃之间,刹那间将弓箭发至楚人头顶头盔旄正中,直接带下头盔,楚人一惊。
“在下可以同时射中曲线摆放的八根蜡烛。”绯云拱手。
“好,那让本令尹看看!”这话却少了点底气。
只见绯云凌空一跃,一箭发出,蜡烛一齐熄灭,最后灵巧旋转,箭回归箭筒。
“好!”张仪感慨一声。
“……”令尹满身冷汗,不知所措。
“那……秦相……我自会在王上前……提议的……”令尹只能如此说罢,转身离去。
“吔,张子,如何?”绯云笑嘻嘻跑来。
“好事!走!”张仪喜笑颜开。
“绯云妹妹当真厉害,且深藏不露。”赢华大笑。
一行三人,骑马去了。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武安君府上。
白起被封为武安君,举国欢庆,赢稷魏冉更是欣喜,也因为了武安君迎娶了夫人荆梅。可白起,却在这之中,异常冷静。

魏国赵国开战争夺韩国华阳,拉锯战中,双方渐渐空虚,韩国派出特使求救。白起看准时机,向赢稷禀报。
“王上,臣认为,秦国应当出其不意,长距离奔袭赵魏两国,援助韩国,顺收渔翁之利。”白起的话冰冷严肃。
“寡人也见了韩国特使求助,既然武安君这样说,寡人认为尚可。只罢战争连绵,不容易啊!长距离奔袭,秦国兵力擅长吗?恐有失妥当。”
“为此白起也重新训练了士卒,蓝田大营内除铁鹰骑士以及缁重兵外,都已经做了练习,步兵尤其,锐不可当。”白起朗朗说着。
“既然长距离奔袭战,本丞相就坐镇后方喽?顺便帮你武安君去赵国魏国把地讨几个回来。”魏冉扶着腰带慢悠悠走了进来。
“如此麻烦穰候,务必看好粮草运输。”白起冲魏冉拱手。“此战必然速战速决。”
“好,寡人与穰候先行去了,明日清早出发,寡人想的对吧?”赢稷得瑟晃晃。
“正是!王上穰候慢走!”白起施礼。魏冉赢稷登车去了。
武安君府邸内,屋子里坐着武安君夫人荆梅。火红的嫁衣未褪去,静静地不发一言。见白起进来了,连忙站起。
“夫人,可好?”白起小心翼翼地问着。
荆梅原本是白起师傅的女儿,一眼间痴情,不过阔别多年,从军入墨家,幸而在蜀郡相遇。荆梅更名说是赵蔓,白起也未认出,只隐隐约约恋上了她,愿意将这戎马一生的柔肠全部托付与她。
“自然好,将军与王上说了要事吧。”荆梅淡淡说,俏俏抬起头看白起,他沧桑的面庞,眼角流露出浓浓的温柔。
“只怨白起为秦国必得金戈铁马,不能伴与夫人了。”白起坐到床上,一把搂住荆梅。
“夫君……我等你……”荆梅一听,知晓离别苦久,也不能阻拦。
“没想到大喜之日只能陪夫人一夜了。”白起小心取下荆梅头上的凤冠。
灯火摇曳,烛影窈窕。

清早白起上马直奔蓝田大营,击鼓聚将,号令全军严阵以待。
“众将听令!此战长距离奔袭,每人带五日干粮,负重前行,每日百里,出其不意夺下华阳!”白起声音回荡着。
“在!”
“精锐步军五万,援助韩国守住华阳!”
“诺!”
“骑兵三万,攻打魏国城池!”
“诺!”
“弓弩手,骑兵各两万,攻打赵国!”
“诺!”
“中军步兵两万行至武关,应援各方!”
“诺!”
华阳之战,拉开帷幕。
日行百里,突袭华阳,赵魏措手不及,连连溃败,兵力大减。
白起站在幕府中,看着列国地图,看着秦国,微微一笑。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风云叱咤。
醒来时正在楚国郢都客栈,张仪在桌子前看着鬼谷子编写的《天下》。
“吔,张子,今日去做甚呐?”我朦胧朝张仪问道。
“哦,绯云,今日入楚国庙堂,真是不知生死。去和赢华问问郑袖令尹大人事成否。”张仪没有回头。
“那,张子若是有不测,又该当如何?”我匆忙问道,又凑近张仪低声说“张子应当提防一下芈原。”说罢我意味深长地盯着张仪。
“姑娘好心,黑冰台百人不是光晃悠的,张仪明白,你们二人迅速些隐秘些。另外再带点珍宝,令郑袖满意。”张仪回头如往常一样说着,微微一笑。
“吔,自然是,张子放心。”说罢我转身出门。
“绯云,小,小心点啊。”张仪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离去,心中一暖。
“赢华!”我一喊。
“绯云妹妹啊,走,都准备好了,渡河过去。”赢华英气逼人,调皮一眨眼深是可爱。
小舟悠悠过了,蒙蒙江南水雾烟波浩渺。
一席绿裙,轻纱环绕,手执扇子,衣袖添香,玲珑娇小的面庞,柔声呢喃的细语,果真是郑国美人郑袖!恰如出水芙蓉,不过多粉饰,自然惊艳天下。
赢华照常向侍女禀报来意,我却愣住打量着郑袖的身姿。果然是上天恩赐啊!!!赢华霸气一拽我的衣袖,将我拉了进去。
“秦国将军赢华拜见楚后。”赢华施礼。
“秦相随行特使绯云拜见楚后。”我也跟着施礼。
“绯云,好名字”郑袖柔声说罢打量我一眼“何事?”
“楚后,事成否?”赢华问
“然也,王上开始怒了,好不容易拿我的儿子做要挟,才事成的。”
“如此劳烦了,这是一些饰品珍宝,奉于楚后。”我连忙接上,施礼,觉得好不洒脱。
“麻烦个甚?如此便好。”郑袖接过可人一笑。
“告辞。”赢华毫不含糊。
“告辞。”我也跟着赢华登上船。

令尹府上。
“秦国将军赢华拜见令尹大人。”
“秦相随行特使绯云拜见令尹大人。”
“哦,是昨夜两位剑士吧?请,请!”令尹语气没有了丝毫傲慢,看来昨夜一切顺畅。
“多谢令尹大人,敢问楚国朝堂情势如何?”我直奔主题。
“是,几位世族们同意了,楚王也有些动摇,只不过春申君以及芈原大夫接连负气而走,恐有什么计划。”令尹颤巍巍禀报。
“如此,我秦相可否入庙堂签订协议?”我依然发问,感觉不错。
“是是,明日可好?我,我派人去接贵国丞相。”令尹赔着笑容。
“那便好,如此,告辞。”我昂昂回答,赳赳走去。
“妹妹好风采,颇有张子的影子!”赢华凑近夸赞。
那是,幸而于张子相遇嘛,定要完成煌煌霸业!
张仪见我归来,迎面一个拥抱,眉开眼笑。“绯云,成了?”
“吔,能不成吗?”我看着张仪。
“好啊!”张仪摸摸我的头发,转身进了屋子里。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醒来时身着嫁衣,榻边白起已经穿上了铠甲。
“白起……”我嘟哝一声。
“姑娘醒了。”白起的声音响起。“只是不能陪伴姑娘了。”
啊,新婚之后便要去了战场……但再多挽留,也不可啊,于是从后面搂住白起。
“夫君,你一定要安好。”面对着战神的柔情,心中感慨。
“夫人莫要挂念,白起自然无事。”白起起身。
一阵收拾,白起走到府邸门口。
“夫人,白起去了,委屈了。”白起执剑双眼含情。
“去吧,去为秦国夺取天下,我待你归来,可否?”四目相对,我竟慌忙低头。
“苦了夫人。”白起紧紧握住我的手,继而上马奔向蓝田的方向。
我再恋着你,也不能阻挡历史的真相,不能抵抗君王的命令,我所能做的,是将这日子,安排妥当,静静等待而已。
大争之世,多事之时。
拿起书房里的纸笔,用现代文字写下:你金戈铁马,柔情似水,我的嫁衣火红似朝霞;你口揽风云,洒脱不羁,我的愿望与你剑走天涯。百家争鸣,诗词入画,梦里列国纷争无暇,你我清欢岁月南山下修筑篱笆。只回眸刹那,你去庙堂雄辩,我随你策马;只回眸刹那,我待你归家,你去争夺天下。犀利言语成情话,铠甲利剑成相思,念三生石上,轮回百转依旧陪你看帝国烟霞。
霸业辉煌,秦国万年。
〖٩(๑^o^๑)۶〗

评论(10)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