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一个脑洞 • 千年秦剑共幽梦

『本文来自昨天晚上做的梦』
『请食用(๑• . •๑)』

(一)[赵蔓视角]
新的学期开始了,迈步进校园,心里没有什么激荡。
“哎,知道吗?咱们换班主任了!”
“对对对,还换校长了!”
“新校长一上来就把校标什么都换了!”
“为什么换掉班主任!”
听到同学们议论纷纷,心中丝丝悲凉。
教室里,气氛很凝重。
毕竟多年师生恩情,怎奈没有任何告别就这样分别。所有人默默地坐着,低声耳语。同桌看着我,我终究忍不住,回想起旧年时光,泪眼朦胧。窗外的梧桐树,摇曳在风中。
“铃铃铃……”上课铃响了。
默默甩掉眼泪,叹息一声端坐起来。
“同学们你们好。”他的声音一入耳我便惊愕了。
同学们应付着回答一声老师好。
“先介绍一下,我姓邢,但是呢,我不喜欢叫我什么老师,大家叫我居士便好。”
什么?!
我恍然抬头,一个深沉的目光迎了上来。
“啊……”我愣怔,一时间不知说什么。他一身深蓝色衬衫,带着一个手表,眼角处有点点血丝。
“先把大家的册子收起来,你和你,帮大家收集一下。”说罢他指着我和我的同桌。
在班里我也是雷厉风行的古风学霸班长一枚,不知今日怎么了,总有一些迷糊。
刚摆好,哗啦一声,磊好的册子全部滑落在地上。
我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他平静如水,磁性的嗓音暗暗冲我说了一声“别急,我来,放我手上。”
我深呼吸,按照他的“指示”放好。
目光刹那相交,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凛凛的威风。
“好了,和同学们互相认识一下,然后可以向我提问。”他的目光投向了别人。
还好还好。
一圈介绍下来,逃不过。
“你呢?”他浅浅笑笑。
“我叫墨梓蔓。”我寻觅回昔日该有的风采。
他点点头,眼睛亮了一下。“好名字。”
随即我趴在桌子上,默默地任思绪飞扬。
双耳听不见渐渐嘈杂的声音。
他也是,呆在哪里,倏忽站起来带着怒气吼了一声,吼的什么,我不知道。
后来他开始上课,讲的是杜甫的古诗,我莫名有一种冲动,加上最擅长的古诗文,回答出各种飞扬的答案。
碰撞在一起,同学们都喜欢上他,喜欢他上课不拘泥与课本书籍,常常讲历史故事。

我也是。总隐隐觉着他真的好像好像白起。
放学时,看见他和另一个老师一齐走着。
鼓起勇气打了个招呼。
“赵兄,这可以说是我的得意门生了。”他冲我一笑。
身旁那个人回头,我又是一惊。
魏冉?!?!

(二)[白起视角]
作为一个老师,第一次当班主任。
自然是有些激动。
走入这个班级,坐在第二组第一排的女生低着头。
但是她随风飘起来的长发那么美丽,扎头发的方式我好像也见过。
“同学们好。我姓邢,但是不喜欢同学们叫我某某老师,叫我居士吧。”很显然,这是一个粗糙的开场白。
本来是教历史的,应该带一点历史积淀吧!
整个班级活跃了起来,几个男生好奇地提问。不少同学摆脱了沉闷的气氛。
她也抬起了头。
刹那碰撞,她的目光深邃。
接下来收大家的册子,她有些笨拙,平日应该不是这样的。
帮了她一把,她还真是可爱。
五十多名同学的名字,其实没有记住多少,但是她的名字我记住了。
“我叫沈梓蔓。”她的声音带着一点倔强。
好名字,尤其是“蔓”字,很熟悉。
上课讲杜甫的古诗,她活跃了起来,有时候冷场都是她在补救。没有想到我们那么默契,她的文采飞扬,字字精妙。
下课看见她眺望梧桐树的背影,充满仙气,很美,很美。

下班。年纪组长是我大学同学,姓赵。
本来说一同走,结果遇见了她。
向赵兄介绍她。
但是我看见她嘴里,喃喃念了个名字,依稀是魏冉!
回头看看我的赵兄,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

(三)[第三人称]
两周以后,真相一点一点浮出了水面。
沈梓蔓疯狂地看了《大秦帝国》的金戈铁马和电视剧。
邢居士面见了校长,教导主任,疯狂翻了翻《史记》。
一次升旗仪式上,年青的校长和女副校长发表了讲话,创办了第一届校园艺术节之历史篇——千年铸秦剑。
学生们沸腾了。
活动开始的二天,放学后,一场有学生,班主任,年纪组长,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的会议展开了。
幽幽秦剑共一梦。
千年沧桑,伊人如故。
白起回首,赢稷在办公室内悠闲地做着,太后在处理转学生,韩聂在各个部门穿梭,魏冉在讲台上指点题型,赵蔓在座位上记下笔记。

——end——
『休息,此文处处都是伏笔!』
『演魏冉的演员姓赵,演赵蔓的演员姓沈,白起就不用说啦~』
『还有什么伏笔欢迎发现!』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