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盘点战国时代那些苏苏哒cp们~ (应该是上)

『因为实在难产大争的第八章,所以发个糖糖吧~』
『重点在鼎,酒,和氏璧的cp上……』
『喵~请食用y∩__∩y』

秦国cp

[赢驷and他家相国]
“相国呦,可还好?去次楚国委屈了吧?”赢驷关切问道。
“没有没有,劳烦王上操心还派那么多将士前往武关。”张仪抬头勉力笑笑。
“你知道就好!相国你啊,就是秦国的大宝贝!”
“不过王上,可有他人口水?”
“口水怕什么?列国口水铁蹄都不怕!相国你好好往外边舌战,余事寡人挡!”赢驷握紧张仪双手。
“张仪……”张仪一时竟没有话语
赢驷一把搂住他家相国,这次相国终于说了。

“遇见王上……张仪真是……三生有幸。”
“寡人……也是。”

[赢家三兄弟]
掌灯时分,严君府邸上灯火通明。
“哎呀赢华呀,大哥给你说”赢驷醉醺醺开口。
“王上,还是臣说吧。”赢疾拦住赢驷。
“不!寡人说”
“臣出的计谋,臣说!”
赢华在一旁无辜地卖萌且不知所措——
终是赢疾说了。“华弟啊,上次张仪辞去相国职位,奔去了魏国,你记得吧?”
赢华一旁狠狠点头然后又内疚地低下头。
“然后寡人又警告你啦,对吧,你应该记得教训。”赢驷霸气开口。
赢华继续狠狠点头继续把头低的更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啊,是王上和相国的计谋,张仪是演戏啦,一是要动乱魏国朝野,二是警告你不要对相国动什么不正当念头啊!”赢疾娓娓道来。
“是,所以华弟啊,不必内疚了,但是也别想闹什么事!”赢驷拍拍赢华肩膀。
赢华倏忽抬起头好像明白了什么,一双天真的眼睛有些惊讶。
“若是有人动相国,哥,我领兵!”赢华拱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赢疾赢驷同时大笑。
赢华又迷惑地陪着笑。

[赢荡and他的鼎]
赢荡看着面前的大鼎。
大鼎冷漠地看着赢荡。
忽然间,鼎感觉自己屹立多年第一次飞了起来。
然后突然摔地下。
赢荡:寡人就是喜欢鼎,就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鼎:我这个鼎不想送你去西天啊。

[白起and魏冉]
军营幕府中。
“白起啊,还看地图呐?过来,看看这是啥。”魏冉走进来。
白起抬头,一定神。“魏冉兄,羊腿?”
“嗯对,鉴于这是咱们俩共吃羊腿十周年,就放下你的兵书,放下你的地图吧!”
“好,好,这不是要打仗了吗。”
白起皱眉间,魏冉隐隐觉得不对。
“不对啊魏冉兄,为了秘密前进,我已经不许将士们吃羊肉了,所以?”
魏冉一拍脑门,白起到这种时刻总是这样。
“楚军的!”魏冉喊一声。
白起魏冉二人相视一笑。

[赢稷and白起]
赢稷正在沉思。
“启禀王上……”白起还未禀报。
“武安君呐!”赢稷扑面而来一个熊抱。“白起大哥辛苦了,定是新军训练成功,蜀国之乱平定。”
“臣……确实如此。”白起扯开赢稷,把赢稷放到坐榻上。
“臣已经有了妻子。”白起淡淡的说。
赢稷眼光亮了又暗淡了。
“寡人若是女子,定也想嫁给武安君。”赢稷回应。
“只是……”白起也在想,如此突兀,会不会伤了赢稷的心。
“不过武安君,永远是寡人的武安君。”说罢赢稷站起,倒上烈酒,和白起坐在同一边。

[白起and赵蔓](没办法就是爱婉君这么多cp)

白起下马匆匆奔跑进府邸。
他想第一时间见到他的夫人。
却是里里外外没见着。
细细听,庭园枣树下穿来琴声。
一别经年,赵蔓无事学会了弹琴,于是日日弹拨这相思之音。
白起悄无声息地在赵蔓背后坐下,静静听。
一曲终了,白起搂住赵蔓的腰。
“夫……夫”赵蔓回头相望,正要说话,枣树随风掉下一颗枣子掉到赵蔓头上。
“啊!”赵蔓轻呼一声。
白起拿掉青枣,摸摸赵蔓的头,柔声说道“傻姑娘,我回来了。”

『接下来是山东六国cp大军』

[苏秦and兰陵酒]
苏秦向来酒量差。
兰陵酒向来容不进酒精。
于是碰撞交织刹那,苏秦势必一生都喝兰陵酒了。欣喜喝,相思喝,应酬喝,慷慨激昂喝,忽悠喝……
兰陵酒“只有一次苏秦没喝我”
苏秦“嗯,那是我西出铩羽时候,喝了赵酒,但还是兰陵酒好啊。”
后来合纵大体成功,人员备齐,带上六国相印时
细心的信陵君永远为苏秦准备了兰陵酒。

[蔺相如and和氏璧]

蔺相如一直在想和氏璧。
和氏璧也一直想蔺相如。
自从那日在秦宫里,蔺相如紧紧握着和氏璧疯癫起舞时,还有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时,和氏璧感到了蔺相如澎湃的热血……
和氏璧“我感觉我要飞起来了——”
蔺相如“我至今觉得我还是挺机智的。”
和氏璧“哦,蔺相如!”
蔺相如“哦,和氏璧!”

[屈原and春申君]
春申君和屈原很早就相识了。
说也奇怪,两个人合影迥异却能够唱和诗歌谈论国事通宵达旦。
一个热血沸腾壮志凌云,满腹诗歌才情。
一个诙谐幽默温润如玉,满腹剑缘论辩。
一个眼神立刻懂你,纵使四国特使在。
苏秦和只差孟尝君的四大公子外加荆燕聚酒。
只听外面一声“好呀,饮酒对诗,怎么不带我?”
倏忽之间,春申君雷电跑出去到庭园一句“哦呀屈原兄,王上可是开心了?”
留下苏秦一行人眼见一个闪电出去,然后笑呵呵带着大诗人走进来。
庙堂之上亦是如此。
屈原当众大怒,痛斥靳尚,楚王罢了靳尚的官职。
顿时气氛诡异。
然后听一句熟悉的“哦呀”站起来调节气氛。
最后屈原投江前一夜,也是与春申君共同痛饮的。
你的一言一笑,我尽明了。

——TBC——

『啦啦啦啦~』
『没有提到的下次哦,欢迎评论脑洞!』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