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大争之世,小酌之时 十 重逢

『发糖时刻!刀口舔蜜!欢呼!』
『这篇结局谨奉给友友们 @瑯薇儿_爱small万  @一曲微茫  @淡清如竹  @雪枫歌_shyu 』
『请食用(=^▽^=)』

当斥候说罢时,我看见了,张仪的脸色顿然凝固了。
其实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如此纷纭天下,倏忽之间,就真的散去了那么多英杰。
张仪默默无语,客套地回答一句“知道了。”转身拉着我一路狂奔回去了客栈。
梦啊梦啊,当真春秋大梦。
纵横连横邦交百家争鸣的时代,结束了,这天下,寂寞了,继而会被金戈铁马取代。
“绯云,不得通知任何人,夜半时分从最短路径回去,可知?”张仪匆匆喊叫
“是!张子……”我不觉竟然哽咽。
“绯云啊,王上西去,莫悲叹,先回咸阳,见见王上吧。”张仪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的步履依然矫健,况且又是齐国,没有一丝寒风,可他的身影却有莫名的萧瑟。

或许,或许。知道结局是那么残忍,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是最痛苦的。
“绯云,走,没事。”张仪勉强的微笑。
“张子,几日可回到咸阳?”我突兀问
“此事应当你最是知道,不停歇的话,三日至五日。”张仪摸了摸胡子。
“好,哪便回去。”我登上马车,默默坐下。

上了马车,一路疾驰。
张仪寡言少语,不像往常的神态。我静静倚靠在他身边,朦朦胧胧地叹气。
函谷关近在咫尺,我轻轻一声“张子,回秦国了。”

咸阳到了,张仪终于看了看外边。幽幽一声。 “王上,张仪回来了。”
张仪回来了,可王座上等他的,已经不是他的王了。

规整好物事,张仪就去拜访赢疾和司马错了。
我一个人留在这丞相府上,往事就那样浮了上来。
初次相遇,你意气风发,随着你的王上谈笑风生。我感叹你指点江山的气概,竟不远千年与你相遇。随你一同破解六国合纵,我在宫门外听不到你的风采,只是那一个个官吏拱手施礼,让我明白你绝对打动了他们。与王上共同饮酒,我见到你的洒脱不羁,也更加坚定地不愿这一天天流逝。
赢驷时常一声,“先生教我” 。
你时常一声“臣认为。” 带起天下的风起云涌,将这大争之世挥洒的淋漓尽致。楚国的恩怨,你面对昭睢的阴险狡诈却从容不迫,面对屈原的壮怀激烈仍旧巧妙回旋。小酌之时,与苏秦兄共同点点渔火不同眠,将这悲欢成败付诸举爵痛饮。我是多么爱这礼崩乐坏的战国,多少也因为你与苏秦的唇枪舌剑,你与赢驷的君臣情谊。
兀自欣喜,往事多么美妙,那时故人未去,合纵兴起,庙堂之上总有你侃侃而谈。
然而或许,就如同苏秦说的:当归便归,何如归去。
可你不属于田园诗歌淡泊生活,你应当在朝野上。
赢驷走了,君臣缘分尽了,赢荡耳边一定都是你的恶劣行径。怎堪得故人西去,你失去你的王。不料得为何你双鬓渐渐白了。相遇时,你自称“名利之徒”,王上亲自拜你为相。你去话天下大势,王上时常站在地图前斟酌你的方略。合纵破解的消息传来,他第一个要见的臣子是你。每每遇到任何问题,王上也坚信你会侃侃说“臣早已有对策。”往往欲言却心已领会,堪比肩青山松柏。王上总是不许任何人排挤张子,六百里商於之地,老秦人的根基,巅峰张仪硬是交换为六里,多少武将反对,赢驷却依旧信任张仪。张仪滔滔不绝,赢驷机敏慧眼,莫如至此,何来秦国崛起而雄霸?最后的时刻,王上也要让张仪做安排好一切后,才能够安然去了。张子回来,也一直喃喃念着王上。再没有君臣如他们一样,心心相印,虽不是“公如青山,我为松柏。” 却是大争中罕见的知音。

张子你可知,你与你的王,成了千古佳话?

故人西去,不留情谊,有何难说明。

我发觉明月洒下清冷的光辉,星辰并不闪烁,天边还残余几点夕阳。
张子啊,大争之世,我不能再与以往一样陪你温一壶月光下酒了。
我也终究要离开你,我不过是过客罢了。而不是你命中多么重要的王上。
历史既然无情,那就不作多情赋,你也洒脱,不会拘泥。

张仪回来了。看不出悲喜。
“绯云,收拾得如何了?”
“妥当了,张子此去,可有消息?”
张仪闭上眼,良久说道“天下也是寂寞了许多,王上去了,张仪又有什么才能留在这里呢?”可是张仪的眼睛流露出深深的眷恋。
“张子,秦国已然强大,莫感慨,既无愧,归去做田舍翁何妨?”我站起来。
“绯云却比我洒脱,好,何如归去。”张仪虽话这么说,可那勉强的微笑,或许,那么多的往事也浮上了他的眼帘。

忽闻几声凄厉的鸟叫,树叶疯狂摆动,几个黑影给夜晚蒙上神秘的色彩。原本没有点亮灯火的府邸上下,顿然灯火通明。没有多时,混乱的嘶鸣,铠甲耀眼的光辉,锋利的秦剑便充盈在了府邸之上,甲士堵住了所有出口,我们被团团包围,面对着利剑寒光。
看着那摇曳的火光,冷漠的剑士,我顿时有一种凄凉,原本初秋的萧瑟,越发突兀显现。本不负任何人,却落得如此。

“绯云,别动。”张仪轻轻一声。

张子啊,莫要怪我,让你来去影单了。
可是我要配合历史的演变,不能相伴你了。
深邃的天空,寂寥的天空。
“我看谁敢动!”我大喝,抽出腰间的佩剑。

风乍起,鸟空啼,月隐去,花落地。

我回望张仪。昔日他意气风发,辩论天下,大袖一挥施礼话成败,一番言语可挡千军万马。

张子,难得与你搅拦风云,别后无话,史书里相见罢。

国命纵横,争鸣纷纭。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我终于如愿,等到你归来,为你卸下沉重的铠甲。
相顾无言,只是久久地伫立。
看着你的眼眸,我却模糊了视线。
“夫人,白起回来了。”
我点头,使劲点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当听到长平大捷之时,我就已然心头悸动。听到杀了四十万降卒时,我再也不忍。你最后一场旷古大战,我本应当喜悦,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的,是什么?对的,是日后你会被王上记恨,是日后被赐王剑。
感谢上苍让我相遇你们,只是不能那么幸运圆满呵,它一定是让我倍受煎熬,眼看着一切发生,却不能扭转。
幸而张子仅仅是孤单地回去了,可。

白起低头吃饭,末了一句“还是姑娘手艺好。”
“罢了罢了,将军喜欢就好。”

府邸上终于有了些许生机,白起病倒了,我便忙前忙后。
赢稷来拜访了两次,皆为邯郸之战事宜。我一直听得清楚,也痛的清晰。
“秦国不能战?”
“不能!”
“武安君!”赢稷的话语明显有了怒气“寡人看,不是秦国不能战,而是武安君不愿!”
“秦国接连征战,国库空虚,百姓疲惫,士卒皆有伤病,此时若初战,必败!王上若是不愿听白起之言,白起又能如何?”
“武安君若是不出战,寡人,便从此恨君!”赢稷已然是怒喝,却又猛地安静下来。
我想冲进去,对着赢稷反驳,列出历史事迹来证明白起的赤胆忠心,证明他的清白。心念闪过,我却抑制住了。是啊,是啊,我能改变王上的心意吗?又或是,动一发而牵全身改变历史的流向?
我无奈,对天,空叹。
赢稷走时,大摆着衣袖,步履沉重,眉头微皱。
白起则深深叹气,灰白的鬓发和那双深邃的眼眸盯着赢稷走的背影。
夜晚。一名官吏到来,彻底打破了一切。
他能念得什么王命,自然是贬谪为士卒。
久久跪拜,我只是想力挽狂澜。可王的狼心,是绝不会容忍一位战功赫赫的大将威胁自己的权利。
三个月过去。
这是赢稷第三次来了,同样衰老的容颜,却不是昨日喊白起“大哥”的那个王了。
风中,两个人对坐。发已衰白,风尘覆盖,风华不再。
曾经白起攻下新城,崭露头角。伊阙之战,歼灭韩魏联军二十四万,得魏国安邑以东土地。伏击出动,出其不意,俘虏韩国将军公孙喜,给予韩魏两国痛击,夺下魏国六十一城,白起从此一战成名。鄢郢之战,率秦军接连攻城,深入楚国腹地,一气攻下楚国都城郢都,巧用水势水淹鄢城,火烧夷陵,使楚国一蹶不振,故而受封武安君。其间夺下赵国光狼城,赵国大门敞开。华阳之战,分兵包围,夺下华阳,斩首十三万,俘虏三晋将军。又拔韩五城斩首五万,攻下南阳。长平之战,以等量兵力,包围赵军,截断赵军粮草后援,以压倒性优势使赵军四十万降。后又杀降卒,共歼灭赵军四十五万。白起为秦国开拓大面积土地,开创不少新型攻城器械,更改军中法度,使秦国成为冷兵器时代的实力强国。战无不胜,列国闻其名而闻风丧胆。
赢稷从继位以来数百此出征讨伐皆白起领兵,无一败绩。秦国四贵铲除后,赢稷也更信任白起,不惜将举国托付于白起。然而将相和的佳音非历代都有,将相不和,王龁久攻不下邯郸,郑安平投降等事更加深了君臣之间的裂缝。终有一日,赢稷爆发了。可故人全部走了,也唯独留下他一人,他终是有狼心的王,也是实实在在的寡人。

寒风呼啸。
“武安君既去,寡人再饯行君一次。”
“白起只罢是士卒。”
“寡人知道你心中愤懑,为降卒,也为秦军。若是生灵涂炭,本不是强者之道,也不能任之,秦军便白白流血。邯郸久攻不下,损失秦国兵力,亦消耗国库,可武安君为何不战?”
“战争残酷,白起知道。”
“那你为何不前去领兵?你便眼睁睁看着秦国雄主之名消怠?君追随寡人几十年,就这样背弃!”
“因为我眼见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因为我耳听得杀声如雷,哀鸿遍野。白起也不过是血肉之躯,一时不知为何人而战,为何人之将!”白起字字匝地有声。
“那武安君,也应当先忠于寡人,再忠于秦国!”赢稷又一次咆哮。
“白起生为秦人,忠贞为国,从一而终。”

我听着听着,不禁悲痛难忍。
赢稷走时,十分果决,却有些步子不那么坚定。
“王上,白起忠贞为国,绝无二心,纵使其人又谋反之力,也无谋反之心。”我冲着赢稷低声说道,不算是求情,只是刹那间脱口而出。
赢稷倏忽停下,愣怔片刻,方缓缓抬头仰望,继而迈步。

枣树下,夜半时难以入眠,本不会抚秦筝,只弹拨寥寥几声,却有了难以言表的愁绪。呵,或许这便是“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的感受,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白起醒了,只是默默看着我的影子和不成曲的音律。

第二天我像是预知一切一样,默默收拾好一切,朦胧地等着白起。
踏上马车的那一刻起,望着他沧桑的脸庞,我不禁轻轻哽咽。
昔日他站在幕府上,一身铠甲,手执佩剑,凛冽的杀死不怒自威,平静的目光注视着战场。

杜邮亭。
王命如此,秦剑如此,渭水如此。
君去成万古国殇。
我便在远处望,出奇的平和,本以为会泪流满面,我却哭也不出来,就是觉得心痛,撕心裂肺。
我木然地走进,只留下一地血水。
抚摸着秦王剑,泪眼模糊。这剑上有白起温热的鲜血,也有赢稷手心的汗和泪。
恍恍惚惚千年流逝,如此相遇,只觉得幸运和悲凉。明知我爱的人会死去,却不能阻挡。乱世出英雄,恰逢历史风云激荡,与你们话天下,多洒脱。每一次施礼,都那么庄重。
朦胧,朦胧,我什么都看不见。有隐隐鸟鸣和车马粼粼。
罢了,罢了。随风去罢。
我紧紧握住秦王剑,深深叹口气,浅浅一笑。早知道留不住故人,我也不感叹泪流。
我剑猛然刺穿过我的胸膛,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只有无边的冰凉……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醒来时,梦已成空。
时针嘀嗒指向凌晨四点,疏淡的天空微微的晨曦,猫儿如常在我脚边安睡。
我坐起,只觉得不可思议,泪痕犹在脸庞。
枕边《史记》也没有声音,文字没有改动。
长长舒了一口气,下床,跪坐在飘窗上。
朝霞升起,一层一层染红了天际,树木随风摇曳,鸟鸣婉转。一切都如同新生一般,纯净无暇。自然的光影时间的脚步,蔷薇诉说初夏的到来。
我笑了。
这不是梦。
云朵飘逸,组成梦幻的颜色。
“姑娘。”
突然听闻一个那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谁?”我下意识问,正将回头。
“在下白起,秦国上将军。”
“在下张仪,秦国相国。”
“寡人赢驷。”
“寡人赢稷。”
“宣太后。”
“在下穰候魏冉。”
“在下苏秦。”
…………………………
我不相信眼前的情景,飞速投入他们的怀抱,久久不放手。
所有人都在笑。
依稀带着秦国的气息。

敬这大争之世,敬这小酌之时。

——————END————————
『感谢,感谢大家食用!(*^ω^*)』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