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地府相遇——

『真的超级想写地府的故事』
『果然码字不能停』
『(=^▽^=)』

张仪下来的时候,这默默不语的地府终于有了些许气息。
孝公每天都握住拼好的商鞅的手而后谈天说地,顺便狠狠瞪一眼赢驷,赢驷也很无辜奈何自己的大相国没下来,只好和自己的华弟小天使展望一下未来。
一名鬼差跑哦不游过来,说“赢驷,你相国找你。”
赢驷几乎是蹦起来,以飞一般的速度去找张仪。
“相国啊。”
“王上,张仪来迟了。”
“什么来迟不来迟的,快来!”
说罢确定张仪身上没有缺一块之后,赢驷自豪地傲娇地拉着张仪到公父和商君面前转悠了一圈。
从此,地府里可是热闹了起来。
一日,张仪兴奋地跑到赢驷旁边。“王上,你稷儿可是吧六国打的落花流水的!”
“哦?那可是好事,待到他下来,寡人定要好好庆贺一番。”

然而,庆贺是等不了了。
先是赢荡赢疾下来,后是魏冉下来,再是韩聂,继而是八子,最后是白起。
赢驷等都等不及了,于是天天拉这大小天使往孟婆那里看看,最后拉了拉关系上去和赢稷梦中见了一面。
赢稷下来了,却只有经常出差的韩聂大人跑去接。
“王上。”
“韩聂?如何是你?”
“王上还是躲躲吧,武王已经摩拳擦掌了,穰候也来势汹汹。”
说罢,赢荡率先冲来。
“稷弟弟!甘茂大才,为何不用啊!”
赢疾连忙拽开两个人,一脸你们两个消停一点吧。
然后穰候揣着手走来,满脸调侃意味地笑了笑。
“王上,可是满意?”
“你们!寡人!”赢稷还是怂了,想叫白起又不敢“张子!父王!娘!”
张仪赢驷太后吃瓜看着,谁让你作死呢?
正逢乱象时机,赵蔓下来了。
白起是飞速离开司马错的身边,遥遥喊了一声“夫人!”
“将军!”
扎着高马尾穿着便衣的白起和赵蔓相拥一起,久久不放开。
“夫人受苦了。”
“哪有,将军久等。”

一发狗粮无声地撒出,于是刚才的乱象瞬间寂静了。
“……武安……君?”赢稷小声一喊。
然而白起拉着赵蔓的手愉快地走了。

卡!——————
赢稷愣神,看见张仪和商君走来。
“行了行了,赢稷啊,你看着不消几日你儿子孙子都下来了。”商君一叹。

果然,异人赢柱都下来了。
于是老秦人守在一起等祖龙一统天下。

日后,太后和赢驷日常发糖,张仪去燕国找苏秦,青山松柏还是日日在一起,魏冉韩聂司马错除了讨论国事外就到白起那里吃羊腿和狗粮~
果然是团圆好,赢稷默然地看着。
对呀,他的武安君,其实也原谅了他。

『啦啦啦第一次写地府系列』
『需要脑洞』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