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本命排骨教主
愿意用笔杆写尽春秋大梦一场
正剧向清水文
昭白/驷仪/曹荀/大秦帝国/排瓜
年更了解一下

『起蔓』来世今生三缘念

『520特别篇』
『第一次写超小型言情文,承让……人设有些许改动。』
『绝对发糖~』

初遇那一世,群雄逐鹿,百家争鸣。

他是赫赫上将军,武安君,秦国的战神。一生大小战百余,从无败绩。列国闻风丧胆,剑下尸骨成山。
她是平民女子,倔犟不羁,傲骨高冷。不谙人间烟火,不谙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性通灵,能引百鸟蝴蝶。

只可惜,故人叹,等待终究等不来团圆。
“将军,保重。”赵蔓轻声告别。
“夫人也多保重。”白起飞身上马,一阵烟尘卷起。
庭园里有课枣树,赵蔓时常坐在树下。
每每白起回来,总是与她在树下默默地相看。
战神洗去他的肃杀,一心一意与她花前月下。
赵蔓褪去她的傲气,一心一意与他携手白发。
“姑娘,白起愿将一生托付。”
“小女不负将军。”
赵蔓最愿听到的,是他夫君攻打天下归来后,一声
“姑娘,我回来了。”
将军府上,两人一颦一笑都极其甜美,佳人一对,不论是一同游玩亦或平常三餐,宠溺之情毫无保留。多少人想当他的夫人,可他只爱一见钟情的她。
“夫君为何要娶小女啊?”
“因为我傻了。”
平日里的玩笑话,都洋溢着浪漫。

奈何旷古决战,一纸空诏,小人挑拨,君王无情。他功高盖主,王上不得不提防。又称病不出,惹怒王上,命起自裁。
一将功成万骨枯,血染杜邮。
她抱着他,哀嚎痛哭,为何偏偏先走的是他?宫围深深,她日日以泪洗面,终自刎于咸阳宫内,那一日,青鸟悲啼,蝶舞纷飞。

忘川水流,三生石畔,轮回百转。

这一世。
她是江湖侠客之女,精通各种利器。又是大名鼎鼎的竹家女郡主林音萧,收复江湖所有流派,统帅万人于终南山,解救庶民王侯纷争。
他是江湖大家墨家之长子墨兰,擅长长剑弓弩,战略自成一派,未曾有败绩。又是竹家大将,与竹家女郡主共斩天下。

相遇时,墨兰与不知名游侠决斗。此游侠之派隐秘踪迹,背后偷袭。林音萧出手相救,定睛却觉面前人如此熟悉。
“在下墨兰。”不错,依旧是那个声音。
“在下林音萧。”不错,依旧是那般傲气。
从此两人并肩作战,将江湖大家凤家收复。
跟随林音萧数千人,墨兰拥立林音萧为竹家郡主,成为第一位女郡主。可遭遇墨家阻挠,扬言与墨兰断绝关系,墨兰冷冷同意。

这金戈铁马的江湖,他陪她一同。

总似故人来,平日里一同训练新兵,一同练习,一同攻打反叛势力。
“郡主,布好战略,如何?”
“莫叫我郡主,我自然相信将军。”
城中百姓都知道,这二人默契无比,挽救民众不受贵族蹂躏,美名远扬。

这一世,终可以不相隔遥望。

北方戎狄来侵,兵临城下,她倾所有之力,亲手将剑锋划过戎狄喉头。
可战火无情,她倒在血泊之中。
他仰天,凝重的面目。他手上绝情的兵器倏忽落下,他再无踪迹。

奈何桥上,孟婆汤。情缘痴缠,三世。

这一世。
他是小有名气的编剧,公子温润如玉,满腹经纶。可天生眉宇间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令人有些敬畏。
她是佳人翩翩的才女,笔下文墨飞扬。长发摇曳,回眸令人心醉。她弹琴时气度不凡,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有多么坚强。

那是一溪世外桃源,有一间茶室。
疏香常在那里听听鸟鸣,逗逗猫咪,再赋赋诗画。
祝弦也时常到访,品茶思事,读读先人兵书。

疏香在书柜前徘徊,不经意遇到。
错不了,谁会在此地看《孙子兵法》?
那人走了过来。
“姑娘,可曾见过,庭中枣树结果?”
她相视一笑。
“将军,此生定不负。”

后来,这座茶馆成了姻缘殿。
相传在西安城墙下,拥有三世情缘的恋人终会在这里相遇。

金戈铁马,江山如画。
沙场驰骋,庭中执手。

与君三世痴缠,定不相负。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