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你若能夺了这天下(昭白){一}

『不行我写的昭白没有糖』
『所以不能这样』
『在我的大刀子写完之前来一个君臣互换』

引子

庭园里,武安君与秦昭襄王对坐。
那是决绝前的日子。
白起声音铿锵有力地随着寒风吹入赢稷的心房,彼此二人都有着自己的心思。
“王上,你未曾入战场,又怎能明白白起的苦心!”
“可若不是我调动举国粮草缁重,你又怎能安心打仗!”
“臣眼见尸骨成山,血就成川,耳听杀声如雷!白起不知为何人之臣,为何人而战!”
“那武安君不也应先忠于寡人,再忠于秦国!”
“王上。”白起深邃的目光盯住赢稷。
“你若能夺了这天下!”
“你若能夺了这天下!”
二人不约而同地咆哮出来。
赢稷冷冷地仰天一笑,转而不疾不徐地走了。
夜里,谁都没有睡。
恨吗?怨吗?没有对错。
赢稷空空徘徊,念想重新开始,念想抛却王族。
白起长久伫立,微微苦笑。
然而他们都没有预料道,这句问句,牵连了二人的身心,交织于时空的轨道,神执意要让君臣二人,明白彼此为何说出这一句话。也许这是一场梦,但梦的真实。
为将者,为王者,都有苦衷。
渭水流去,飞鸟消逝,没有星辰的夜色,有谁的身影?

『咳咳……引子是瞒正经的。。但希望下文不会正经。。。。』

(一)

晨曦微露,薄凉的风吹过。
赢稷醒来,却恍然迷糊。下意识一声“范睢何在?武安君何在?”
四围的将士直接懵了,其中一个颤巍巍道“白将军,可还好?”
“放肆!白将军?呵,寡人怎么是他?”赢稷抬抬眼皮。赢稷心想,他早已不是寡人的武安君了。
将士无奈,只好疑惑地走开。
赢稷终于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竟然在军帐里。自己身着软甲,一旁还有一身铠甲佩剑。
???赢稷满脸问号???
赢稷无措地拿起铠甲,却觉得好眼熟。
——武安君,穿过啊——
怎么会在这里,自己又在哪里?
一个士卒俏俏走进,低声问道“白将军,何时行动?”
“啊……寡……不不不,嗯稍等片刻。”
“啊,末将明白。”
莫非寡人是武安君?而且是年青时的武安君?
镜子呢?
赢稷唤一声来人,故作深沉地说“军中可又镜子?”
“有的,将军稍等。”
赢稷紧紧闭上眼睛,深呼吸再看了看镜子。
赢稷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寡人……不,白起将军真是俊秀啊……”
那一段岁月倒流,我终成了你。

(二)

白起醒来时,本做好迎接流放的诏命。
然而迎接他的是芈八子热情的面庞。
白起吓的一机灵,几度以为自己到了地府。
“臣见过太后!”白起瞬间行礼。
“呦,稷儿,没事吧?烧糊涂了?”芈八子摸摸白起的额头。“没毛病啊,咋了,做梦了?你娘还当太后了?真可以。”
“啊……不是,臣……”白起愣怔。
“行了,清醒点,多穿点衣服燕国不比秦国冷。”芈八子最后挑眉仔细打量了白起几眼,倒退着去了院子里。
燕国?
白起朦胧感应到什么。
自己在榻上,穿着一身衣裳看着普通,实际暖和极了,然而桌子上的一应物事令白起惊奇。
尤其是那一个——玉佩。
赢稷的玉佩,太后的梳妆事物,还有燕国。
以白起的智商,分分钟明白了自己在何地,身处何时。
只是他不明白,不相信。
白起只好做好一应准备,随这芈八子一声呼唤过去。
手中没有那一把剑,那一把为他夺取天下的利剑,白起有些不适应。

(三)
赢稷反应慢半拍,幸亏白起的部下个个都精明能干。
今日是接“赢稷”踏上回秦国路途的。
赢稷放下镜子,心中有说不出的欣喜。
接受了成为彼此,并且时间倒流一事。穿上戎装的赢稷开始细细推敲此中意味。
若日后白起便要坐在自己的王位上,而自己要运筹帷幄驰骋沙场。互换角色的唯一坏处和可爱之处也就在这里了。
明明昨天才决裂过的二人,瞬间恢复了初恋的滋味。
赢稷长舒一口气,好,本要是杀了他,自己还要熬到地府才能够放下一切好好地重归于好。没想到挽回的机会这么早就到来了。
赢稷暗暗让自己收敛,装出成熟稳重的气概来。
白起属下一声“将军,都准备好了。”
赢稷微微一笑,正了正神情。
“出发。”
另一边的白起。
芈八子在收拾行李,让白起把赢稷的书简都码放整齐。
白起静静地思考,转变来得太快像龙卷风。
前一晚的谈论,白起仍旧不理解赢稷的思维,或许这一次他会有些改观吧,白起心想。那一句,你若能夺了这天下,二人说的都是不同的意义,白起认为赢稷不明白将士一腔报国热血与衷心,赢稷认为白起不明白为王者的取舍悲欢掌控大局的艰难。
这一次,就权当了解赢稷了。
白起一丝不苟地把书简码的整整齐齐,令芈八子有些惊讶。
只是,赢稷在想什么呢?
赢稷也在想同一个问题。

(四)
赢稷下了马,握紧了腰间的佩剑,走到自己很熟悉的那个地方。
他很熟悉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芈八子迎了出来。
“臣白起见过芈夫人,公子。”
“你是魏冉派来的?”
“正是。”
“稷儿,快。”
“赢稷见过将军。”
赢稷让士卒把行李放到车上,回应完芈八子的一连串问题。终于有一个恰好的时机。
赢稷看见自己的面庞。
白起同样看见自己的面庞。
赢稷轻轻一笑,趁着人人忙碌的时机一把把白起拉到一旁。
腰间的佩剑和玉佩相撞。
二人都从那张面庞下看见了彼此跳动的心。
新的开始,一如初次相见般那惊鸿一瞥。
牵连的缘分又一次痴缠,过往的那些云烟都消散。
赢稷拉起白起的手。
白起在赢稷耳边耳语“王上,如今你是我了,便要稳重,不苟言笑一点。”
赢稷邪魅一笑,上下又打量了白起一眼。
“将军,你也要多傻笑啊。”

————————TBC————————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