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江南印记(篇二)

『持续码字期望做一个袁隆平』
『昭白来啦 嗯都是短小应该三个放一起才长一点 这样显得我有点……enmmmm』
『不过那样就会显得我好久不更』
(///ˊㅿˋ///)

江南的风韵,朦胧的烟雨,还有乌篷船。
寻觅谁的身影,还有谁的心事。
星辰闪烁 依稀是传来了箫声和摇橹音
游人如织 丝绸扇店中还有玉做的首饰
暗香盈袖 有不知名的花朵在盛夏绽放
      君定要记得,回首处,故人依旧                              ——————题记文案

part2 昭白
叮当一声。
万籁俱寂。
唯余下久久缭绕的清脆声响。
赢稷尚且稚嫩的眼眸避开了车水马龙的喧嚣,直直地盯着酒肆旁的二位公子。
皆是衣冠整楚,英气俊雅,玉树临风的公子模样,谈吐间显露出不凡的气量,带着一些书生的意气,也有几许稳重。
赢稷侧耳倾听,侧目而视。
只见二人正是一番诀别之意。
“君若是依旧秉持己见,在下也无话可说。”
“劳烦君始终谆谆引导,却不合在下志向。”
“如此,那便天涯陌路了。”
“承蒙君不弃,在下不忘,从此便陌路。”
“告辞!”
“告辞。”
只见二人拿出腰上佩戴的玉佩,皆是双方互赠的礼物。拱手深深一礼,再而决绝地将玉佩摔在地上。倏忽间一声清脆的响声,玉佩零散为碎片。 二人转向不同的方向,没有言语,拂袖而去。 这一幕,深深烙印在赢稷的心底。
那一刻,倾碎的不仅仅是玉佩,恰是情谊已尽。

弹指光阴流逝,世事大梦,几度秋凉。
戴上王冠,便从此承载大秦的山河黎民,为帝王者。
只是楚王死于秦,孟尝君背叛,皆是赢稷一手造就;太后一手执政,穰候紧握兵权,天下尝闻秦有四贵,不知赢稷。孟尝君令六国联军攻秦,若不是魏冉白起突围,赢稷险些丧失了函谷关天险。不过赢稷还可以释怀,他还可以借着年岁尚少而任太后执掌朝野,朝野一片短暂的安宁平和,故而赢稷与所有人之间,都没有什么隔阂。
白起也看的清,赢稷的眼眸,还带着初遇时的清澈与未褪去的残存稚嫩。
赢稷夜里总不得入眠,梦魇萦绕。
忆起从燕国回秦国路途中,地势险恶,有时不得不入深山中取捷径而走。山林中多异响,赢稷不能不能安心入眠。
白起会在赢稷帐外站着,只是看着白起的身影,赢稷方可沉沉入梦。
听闻王上召命,白起从军营中抽身前往。
“臣白起奉命前来,王上,何事?”
“近日来,寡人连连失眠,只觉有事萦绕于心上,久久不散。联军攻秦,楚王客死异乡……不知将军认为,寡人是否称职?”赢稷越说越夹杂着难以言表的心情。
白起依旧不改神态“王上,臣认为王上只是缺乏磨练而已。如今臣已攻破联军,大可不必过多忧虑。”
“那寡人问你,寡人可完完全全相信谁?总觉得有什么鬼神一直缠绕着寡人。”赢稷的眼眸却亮了,恢复以往的神情。
“臣不敢妄下结论。”
赢稷笑了,笑的分明。
白起,终究还是那般,寡言少语。
深夜的钟鸣声响起,玄鸟划过深邃的夜空,春风掠过,感不到温暖。
“白大哥,你且走近。”赢稷看着白起在掏什么物事。
“王上,此乃臣时常佩戴的玉佩,为家族传承之物,用蓝田玉打磨,可以辟邪,庇佑王上。今夜臣立于殿外,王上有事随即唤臣。”白起边说解下玉佩,双手奉上。那玉佩散发着温润的光芒,一只猛虎雕刻其上,毫无任何瑕疵。这玉佩佩在白起腰上,相得益彰。
赢稷适才发现,这玉佩的精妙之处,在于谁它在白起的腰间,人与玉是那般般配。
赢稷看痴,不觉轻轻喃道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白起心中突然涌进一股暖流,不觉支支吾吾回一句“王上谬奖。”言罢站到门旁,恢复一同以往威严的神情。
赢稷笑了,也觉得踏实了,把玩着手中精美绝伦的玉佩,看着白起高大的身影,渐渐睡去,安然平和。
春风应是柔和的,吹拂过渭水河岸,寻常女子结伴踏青出行,如此唯美。然而那风掠过咸阳宫时,却减去了温婉,只留下一阵萧瑟。帝王家的冷酷无情,也冰了春风,冷了故人心。
大秦的明月如故,了却了风云,终究回归平静,付诸笑谈。
受封武安,太后过世,四贵铲除,范睢拜相。
赢稷早已是实实在在的王了,这天地人他参透了一大半。
距离长平大决不过月余,晚来赢稷以商议战事召白起。
“王上,目下我秦军与赵军还在对峙,王龁还可在坚持一段时日。应侯已开始行动。”白起拱手,浑厚的嗓音划破殿内的寂静。
“好,寡人明白。”很明显,赢稷唤白起来的意图并不在于他汇报军情。
白起伫立在赢稷面前,看着赢稷从枕头下拿出一件物事。
“寡人将千军万马之重任交付与君,乃至秦国交付与君,还有,寡人的心。”赢稷将一方玉佩取出,示意白起到他身边。
“这是太后和先王给寡人的玉佩,用楚国美玉打造,不逊色和氏璧。”那玉本温润,却雕刻着玄鸟,威严庄重,散发着凛冽的气息,却又蕴含着丝丝柔和。
“武安君,寡人的武安君,秦国的武安君。”赢稷将玉佩放到白起的手掌中,嘴角不自觉笑了笑,偷偷瞄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的白起。
“武安君,可收到寡人的心意?”赢稷坐起来抬头望望白起,白起的眼睛凝着一股宠溺。
“王上,臣定不负所托!”白起却不敢收下玉佩,毕竟那是赢稷的。
赢稷不着急,缓缓地给白起讲。
这玉本没有雕琢,浑然天成。静静地藏匿于江南山水之中,不染一尘。后有人发现,便放在自家的玉佩店中。后来芈八子少女时,去过那柔美的江南镇子,烟柳迷蒙,拱桥落花,摇橹声声。买下玉佩后,赢驷偶然发现,便令人雕琢上玄鸟。江南的玉,优雅可人;秦国玄鸟,威严灵巧。赢稷说着,太后和他讲楚国江南的光景,时常令他神往。
白起默默勾勒一幅枕水人家的画面,如梦似幻。
赢稷将玉佩挂到白起的腰间,还赞叹了一句。
“武安君,果然人如玉。”
那夜,繁星点点,鸟鸣悠扬。
风沙蔓延,遮蔽青天,战火纷飞。
故人鬓发已白,热血不再。
渭水风萧,柳枝枯萎,杜邮寂寥。

后来的故事。

那日朝会过后,蒙骜部下还在念叨着武安君,赢稷听闻,不由得升起一阵怒意。
岁月不饶人,赢稷也老了,沧桑了。
可心中总放不下。明明他可以为了王道舍弃一切故人,不后悔什么决定,只是心中有那么一丝丝五味杂陈。
尤其当他看到,侍从奉上白起的遗物。
那是他的玉佩。还有他腰上的,仍旧是白起的玉佩。
赢稷顿时冲动,撤下腰间的玉佩,将两块玉佩狠狠地砸碎。
顷刻间,碎片布一地。
赢稷喘息几声,却又像失去了什么一样,附身拿起那碎片,像是在拾起他倏忽遗失的那些记忆。他的玉佩沾染了战火的尘土,而白起的玉佩又经历了权力场的风云。
拼起来,却拼不起来。君臣同心,玉佩也交融在一起。
赢稷缓缓站起,手中紧握着玉佩的碎片。
他没有回首。
他不知道。
白起在他背后站着,深邃的目光看着,轻轻说了一句。
“王上,臣的心,也在你的手里。”
——————篇二end——————
下一篇是曹荀
可能有番外
『有很多伏笔的啊,最后我会都公布的,大家可以找找~(^ω^)』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