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桐漏

玉镜当空,似月非月。流年无恙,盛世安康。

[大争之世,小酌之时]七 决战{上}
(驷仪)(昭白)(父子二代)

梦也成空,初秋夜晚的咸阳,有些空寂寥。幽深的夜色,道边的垂柳,有些嘈杂的商社带来些许繁华生气。巍巍函谷关,凛凛渭水南岸,秦国的风分外熟悉,赛过魏国。

张仪一行人回来了。郢都恩仇,不知何时再见了苏秦一笑泯了。
丹水一战,险恶异常,绝地逢生剑走偏锋的屈原带领楚军浩浩荡荡。尽管早已没有任何精良的部署,硬是靠屈氏勉力支撑,然而终究败了。
张仪不知道,一别一月,咸阳宫已经隐隐发出动乱。
先是立太子,后是质公子稷和芈八子前往燕国。太子频频随心所欲,公子壮野心欲发。偏偏又在此时。赢驷染上了怪病。
“王上,还有何事?”赢疾附身问道。
“没甚事了,相国,相国没回来吗?”赢驷断断续续地说。
“王上,张子今日应当能回来了。”赢疾看了看月光。
“唉,苦了他!死里逃生啊!”赢驷感慨万分。
“王上且先休息,相国明日必到,臣告辞。”赢疾施礼,缓步出了赢驷房间。

清早的咸阳,繁华依旧。
“臣张仪拜见王上。”张仪照常施礼,只是面容稍微有些憔悴。
“相国啊!楚国一去,竟成如此!”赢驷下了王座扶起张仪,看着张仪勉强的微笑,实在是不忍心。
“张仪有罪,陷身泥潭,劳烦十万大军丹水一战,劳烦王上将军等担忧操心。幸而如此一来事情成了,盟约签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张仪朦胧地回答,言语间失去了风采。
确实,同窗知己成了对手,明面上决战张仪不怕,可暗地里的箭,令他气愤。难以置信的是,苏秦竟然与他们一党,就在见面前夜与他们会面!可,苏秦不会如此。
张仪心头混沌,庙堂上时常发愣。
然而令张仪更加混沌的事情还在后面。
傍晚时,绯云带着赢疾走进张仪书房。
“相国!”赢疾喊了一声。
“将军,甚事急匆匆?”张仪闻声起来。
“一是燕国动乱,燕王死,苏秦子之拥立十三岁太子平为王。况且苏秦前往齐国,必定有对于秦不利之策,王上……”赢疾话音未完,张仪摆摆手。
“将军,走,与王上面谈!”张仪说着要走。
“相国……”赢疾欲语未说,只得生生咽下那一句秘密。
“王上!臣愿意奔走齐燕,剪断连横最后一条线!”张仪走进宫殿不做什么直奔主题。
然而,空荡荡的王位。环顾四下,空气并不清爽,光辉暗淡。
角落里坐着的赢驷,前日发了怪病却坚决不让张仪知晓。赢疾所以一路惶惶也是因为目下。
秦国国力不弱,战斗力强盛,可权利中枢渐渐出现崩塌,各路人马围绕着王位纷争。今日谁是谁,明日又是谁?瞬息万变,尤其公子壮,不知其野心几何。张仪归来暗地里了解了变故,却有些由衷的茫然。昔日的风采,恐怕只有在这最后一次出使挥霍了吧。
“相国啊,我的相国啊。”赢驷的声音微微有些弱。
“臣在。”
“燕国齐国有变,齐国恐怕要有所作为打开口要挟利益。又劳烦张子跑一趟了。幸亏楚国火气已去,天下大势不能有任何荡动。”
“臣明白,王上放心。”
“哦,还有。张子,带,带上点衣服用品给八子稷儿,拿点好看的啊,还有书什么的啊。”赢驷叮嘱道。
张仪不禁笑了,应声道“当然,当然。”
“好,好。”赢驷紧紧握了握他相国的手。也是最后一次握住他相国的手。
“臣,告辞。”张仪施礼,转身走出宫殿,向着最后的决战时刻,挥洒自己最后的风云。

昔日的恩怨情仇,列国的勾心斗角,最后一次翻云覆雨。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没有杂音。
听闻消息。赢稷微微颤动了,他的狼心在颤动。
上党。对,就是这里,一举削弱唯一能够单独抗争秦国的赵国势力,为一统天下做最后的清理。
然而,这绝不简单。
清早的咸阳宫异常安详,阳光正好洒在白起的铠甲上。危机生变,范睢的到来让白起多了提防之心。照常拜见过王上,赢稷落座,扫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在了白起身上。
“臣白起禀报王上!”白起昂昂道。
“哦?何事?”赢稷好奇。
范睢朝白起使了使眼色。
“白起前日与应侯一起在蓝田大营修整兵力,接到斥候秘报,韩国冯亭在我秦军攻打三晋时意识到上党的重要性,正在鼓动重新夺回上党之地。”白起说罢,眉目凝重。
“臣范睢今日得知,赵国收到消息,死死不让韩国争夺上党,却将战火目标转向了秦国!”范睢恭敬地禀报。
“正合寡人之意。”赢稷渴望的江山,大好时机,怎能不紧紧握住。
“寡人听闻赵国将出兵五十万,我堂堂大秦,同样五十万,攻下上党,设置上郡!”赢稷慷慨激昂。
“大秦万年!”众臣齐声高喝。
“王上,臣认为应当任命将领了。”范睢将目光投向了白起。
白起很平静,静的如水。
赢稷走下台阶,从腰间取下佩剑,那一把象征着无上权利的秦王剑,在阳光映照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辉。
“寡人说过,终会将千军万马之重任交付与武安君。那,便是今日!若是战场上有决策,武安君可不听王命!”赢稷双手捧上剑。
长史展开王书,高声念道:“秦王王命:对赵战事,悉听武安君白起全权谋划调遣,国尉司马梗专事粮草缁重;授白起举国兵符并镇秦穆公剑,得拒王命行事!秦王赢稷四十五年四月。”
白起跪地接住,沧桑的嗓音重重地喊了一声,这一声,接过秦国的兵马士卒江山社稷。
“诺!”

凛凛威风,堂堂山河,决战一行。
白起星夜奔至蓝田大营,浩浩荡荡五十万人马。
秦国忙碌了起来,召集新兵,输送粮草。六国商旅更是议论纷纷,不知秦国要有什么作为。
疑云密布之中,秦国战车隆隆地碾向关外。
统帅幕府上。
“第一路,王龁率领步骑大军十万,先行开赴河内郡扎住。确保关径,太行径,白径不被赵国阻挡。声势要浩大,令赵国知晓秦国必夺得上党之心,不可贪功妄图前进!”白起发令。
“若有差错,王龁提头来见!”说罢赳赳去了。
“第二路,桓龁率精锐步军三万,出离石要塞,秘密南下由河谷进入上党以西沁水河谷秘密扎寨,不要快捷,但求隐秘!”
“诺!”
“第三路,骑兵主将王陵率铁骑五万出河内,攻克韩国通向上党的唯一要塞野王。注意,攻势后期转为守势,立即修筑长期屯粮之大型粮仓!”
“诺!”

“第四路,大将军蒙骜率领后续兵力源源不断地前进,隐秘输送大型缁重,训练新兵,随时听命!”
蒙骜大喊一声“诺!”
“第五路,司马梗坐镇函谷关运输粮草。做到一年之内,车不绝道,河不断舟,国中所有粮草运输至野王!”
“武安君,《孙子》云……若是将粮草浪费耗尽……”司马梗嚷嚷起来。
“此战拉开,必然成旷古未见之景象,必倾全国之兵力,做举国死战之谋划,安有胜道?”白起冷冷回应。
“司马梗谨受教!”司马梗去了。

清早。浩浩荡荡的车马士卒开出了蓝田大营。
最后一战,倾举国之力,握至上权利。
白起,依然那么平静。

倏忽对峙已经三年。
赵国,赵括活跃起来。范睢的流言散发的刚好。
决战伊始。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滚滚尘埃散尽,望着熟悉的咸阳城的
夜空,我长叹一声。
依稀是咸阳城,繁华如故。
随着张仪进入丞相府,下了马,匆匆收拾了物事,赢华告了别。
“绯云,终于回来了。”张仪感慨一声。
“是啊,是啊。大秦的明月。”望着如水的夜空,不禁想到赢驷说过的“于后世千秋万代,我大秦之明月必朗照之!”
确实,曾经在现代的家中,也是这样,望着同一个月亮。
“最后一线的合纵,我张仪必定要破了它。”张仪坐下,目光炯炯有神,神态依然不减当年风华。
我倏忽想起:温一壶月光下酒。
于是问张仪“张子,可又兴致温酒伴明月?”
张仪笑答,甚好,甚好。
捧来一坛米酒,用鼎加热,温热的气息散发在夜空中。我微微一泯,嗯,像是醪糟的味道。再看张仪豪气地一饮而尽,摸了摸胡须。
“绯云啊,给你讲讲庙堂之上的故事吧。”张仪显然两颊微红。
“好,请。”我坐端正。
“当年来到秦国,与司马错争辩是应先攻蜀国还是先伐偷袭之师韩军。司马错眼光独特,现在想来其实也没错。天下大势,审势而行,智者守时,苏秦兄说的没错,有《阴符经》他可是如虎添翼。若是浩浩荡荡开进蜀地,反而可能会威慑韩国,以为秦军有诈,以其特有的多疑必定退兵…………”张仪望着月,说起一路来心得几许。
对着月,我良久感慨。这大好时光,没有几多了。
然后,张仪讲到了苏秦,继而缓缓地吟诵。
“碧水长天兮,昭昭日月不同弦。
  知向谁边兮,点点渔火不同眠。”
我倏忽想起了书中的句子,正是张仪与苏秦在云梦泽相遇时吟唱的。
想来,或许,也是张仪现在的心境吧。
于是与他应和起来。
“青山如黛兮,幽幽吴钩共秦剑。
  孤舟一叶兮,化做了淡梦寒烟。”
张仪有些惊讶,呆呆地看了看我。
我知道有些秘密终究藏不住。
我明白这丞相府上没有别人,司马迁的《史记》自然也不会提到什么。
说吗?说吗?

千言万语,汇做我们相视一笑。
偷偷转身拿出一卷竹简。
那么久的时间,粗粗雕刻了几句。
给张子。
我收拾好米酒,放下竹简,转身回到房间里。
:以梦为马,与君剑走天涯。

第三日正午,最后一次上马,告别安详的咸阳,向着决战进发。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梦醒时竟是黄昏。
白起府邸熟悉的气息,还有一棵结果的枣树。
俏俏环绕府邸一圈,没有发现他。
书房上有一个匣子。
小心翼翼地打开,顿时向后退了几步。
竟然是举国兵符!
关下匣子,我疯狂地跑回屋子里,长久喘息,不禁冒出冷汗。
长平之战,果然开始了。果然,是离别前夕。
夕阳依旧美妙,阵阵鸟鸣幽幽,花草的芬芳充斥,耳边有流水和车马声。隐隐闻到一股香味儿,什么味道?饭好了?
转身回望,亭子里见到他的身影。
“将军!”我遥遥喊了一声。
“夫人,来。”白起快步过来,接我到亭子里坐下。
桌子上一桌饭食已经备好,我明显认出两根烤羊腿已经去掉了骨头。
“这是,将军做的?”我问。
“不瞒夫人,确实是的。”白起微微低头。
啊!我心中一阵温暖流淌而过。
没有过多话语,我们默默吃着。自然是美味极了。
他抬头望着我,淡淡说“白起布局战事闲余时间翻了翻《诗经》夫人听听白起说的可对?”
“当然。”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诗经,郑风,野有蔓草!
我久久凝望着他。
“若有日子,天下太平,与君相守,共修篱笆。”我轻轻说。
“夫人,白起此去,不知时日,一定保重。”白起握住我的手。
“知道了,与君相守,荣幸。”
白起深长地目光注视着我。
时光暂停了呼吸。

待明日你去夺天下,我为你披铠甲。
待他日你夺得天下,我为你卸铠甲。

『感谢食用喵喵喵(。・ω・。)ノ♡』

评论(5)

热度(3)